春晚“偶像化”时代的到来,意味着小品节目的失落吗?

闲聊随心说 2021-02-27 10:53:44

不可否认的是,大众们对近年来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中小品的观感和反馈都比较平淡。在某种程度上,它的符号化与形式化意义大过了自身价值上的意义。

许多普通的中国老百姓,更多的是把春晚小品当做了“餐后小品”: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形式上的单调与重复,以及内容上的拼凑与乏味,早以不能承载喜剧元素带给它的使命感与意义性。

它更像是要完成一次酝酿已久的课堂测验,但求及格,不求高分。

可能也正因为如此,传统意义上的小品其实已经难得一见,在今天,没有人再会惦记着类似冯巩在每年春晚的节目开演时的那句:想死你们啦。

尽管央视春晚的小品节目中都是一些熟面孔,但这些所谓的小品演员可能有很多都是跨界而来:影视演员、当红歌手甚至是网络粉红。

进一步做精细的观察与分析,会发觉这些跨界而来的“小品演员”里,大多数都脸蛋精致、身材骄人。

就以刚刚落幕的2021年央视春晚的小品类节目而言,如果说列如《阳台》中的佟大为、秦昊因为有着丰富的演艺经历,还有一定的可塑性,那么小品《大扫除》、《开往春天的幸福》、《每逢佳节被催婚》、《喜从天降》里众多偶像明星的打卡,似乎只能预示着,小品这种艺术形式也开始失去固有的姿态与品质,而被流量与数据攻陷和占领。

这里,当然不是要否定偶像明星本身与本专业的业务能力,但是,中国俗话说:隔行如隔山,玩票性质的在晚会的小品里“充个脸熟”,“混个人气”,却也只可能产生短时间的流量效应。

他们至少很难吸引住心态成熟的一大批中老年观众,而小品作品本身的质量一般甚至乏善可陈,更不可能因为偶像演员的靓丽外表而遮蔽内核。

这样的技术性操作,其实并不能造成真正的价值增值。它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晚会制作、出品与导演方的短见与漠然。

这些年来,再也难以见到一些真正的小品演员出现在央视春晚的舞台上。曾经火遍全国的小品演员,比如:陈佩斯、朱时茂、冯巩、潘长江、蔡明、巩汉林、范伟、郭冬临、黄宏、郭达、牛群,要么少有消息,要么转行改业。

从一定意义上而言,小品有它的鲜明特征以区别于普通的影视作品:即时性、实验性,灵活性,它要求表演者表演的一气呵成与声情并茂,它不可能在舞台现场被推倒重来,并且对表演者提出了随机应变的要求。

正因为如此,小品节目的生命力,除了踏实与内容丰富、生动的剧本外,更对小品演员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基于此点,近年来难有令观众记忆深刻的央视春晚小品,也就顺理成章了吧。

2 评论: 1 阅读:122
评论列表
  • 2021-03-02 13:28

    看看河南春晚的少儿节目,森林奇境迎新年,山羊妹妹来拜年,B站上有,绝对完爆某视一堆偶像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