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电影无可争议的大师,侯孝贤导演74岁生日快乐!

刘小黛 2021-04-08 18:12:39

1947年的今天——4月8日,侯孝贤出生于广东梅县(今梅州市区),当时是梅县教育局长的父亲偶遇即将出任台中市长的老友,老友邀父亲出任台中市府秘书长,父亲慨然应允。于是四个月大的侯孝贤随全家迁往台湾。当时父亲的想法是在台湾发展几年后再回老家。然而那些年时局动荡,变幻莫测。转眼即是神州陆沉。家就在不远处,却再也不能做家乡人。对家乡的这份思念成了后来侯孝贤电影的异乡人主题,成了侯孝贤电影永远的对台湾冷静旁观视角。

文:东SIR编辑:抛开书本编辑部侯孝贤12岁父亲离世,18岁母亲永诀,19岁奶奶撒手人世。少年的侯孝贤成了叱咤街头的大哥,要么豪情万丈的追赶手下败将,要么惶惶如丧家之犬的被警察追赶。这一经历成就了侯孝贤日后的电影《童年往事》、《风柜来的人》,让侯孝贤有了一个前四海帮帮主儿子作为女婿,也留在了侯孝贤日后在片场和蔼可亲的同时,又有不怒自威的大哥风范中。

1969年,侯孝贤考入国立艺专电影科,1972年毕业。然后的八九个月侯孝贤在推销电子计算机。直到1973年李行导演筹拍《心有千千结》找到学校老师要推荐场记,侯孝贤才有机会踏足电影界,师从李行。1975年编剧的奇幻电影《桃花女斗周公》上映,这是侯孝贤编剧的个人首个剧本 。1979年,侯孝贤编剧李行导演的电影《早安台北》获得了第17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奖提名。1980年侯孝贤导演个人第一部电影长片《就是溜溜的她》。影片中出现了侯孝贤日后影片标签一样存在的长镜头。1982年编导的剧情片《在那河畔青青草》》获得了第19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剧情片奖提名、最佳导演奖提名。

这两年可以说成为我们现在津津乐道的侯孝贤的重要时刻。1981年他认识了杨德昌,杨德昌也是生于1947年,也是广东梅县(今梅州市区)人,只是生于上海,后来迁居台湾。杨德昌是在美国学习的电影。通过杨德昌,侯孝贤打开了西方电影的门。1982年他相识了朱天文,“那个下午,在咖啡厅里,端坐着个柔弱羞涩的女孩。”这一幕深深的留在了侯孝贤的记忆里。

那个下午他们实际上是要谈购买朱天文的小说《小毕的故事》版权的事,余兴未了,他们又谈起了《风柜来的人》的编剧的事。于是我们在迎来侯孝贤个人的重要时刻时又迎来了华语电影的重要时刻。后世一致公认,杨德昌1982年出品的《光阴的故事》和侯孝贤1983年出品的《风柜来的人》开创了台湾新电影运动。几乎同时,许鞍华在香港1981年拍出《胡越的故事》、1982年拍出《投奔怒海》……陈凯歌在大陆1984年拍出《黄土地》、1986年拍出《大阅兵》……

一时间华语电影风起云涌,在世界影坛流光溢彩,这一时刻也就成了世界电影的重要时刻。接下来的侯孝贤在电影世界里,娴熟的运用他的电影语言书写着属于他的电影美学。固定机位、长镜头、几乎没有正反打的剪辑方式,将叙事里的戏剧化压缩到最低限度。背向观众以大量对生活日常和市井百态的旁观式记录,凝视着台湾的过去、现在和将来。就这样,一长串脍炙人口的佳作刻进了世界电影史册中,《童年往事》、《恋恋风尘》、《悲情城市》、《戏梦人生》、《好男好女》、《南国,再见南国》、《海上花》、《刺客聂隐娘》、《最好的时光》……

这些作品也侯孝贤导演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诸多荣誉。七次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一次入围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收获一次评审团奖,一次最佳导演奖。二次入围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收获一座威尼斯电影节最高奖——金狮奖。一次柏林电影节的经历获得了费比西奖和论坛及新电影论坛最佳影片奖。三大以外更有洛迦诺国际电影节终身成就奖,东京国际电影节黑泽明奖等不胜枚举。

而在金马奖上更是获得了十四个个人提名(其中包括因出演杨德昌的电影《青梅竹马》而获得最佳男主角提名),三个最佳导演奖,二个最佳改编剧本奖,一个最佳原创剧本奖。2005年在金马奖上获颁年度台湾杰出电影工作者奖,2020年更是获得金马奖终身成就奖。在更专业的领域,侯孝贤深得世界电影最权威刊物《电影手册》青睐。八十年代以来,《电影手册》共刊发关于侯孝贤电影的相关文章近五十篇,专业电影评论三十多篇,除早期《就是溜溜的她》、《风儿踢踏踩》和《在那河畔青草青》外,其余作品都被研究过。直到今天,曾在《电影手册》工作过的法国著名电影导演阿萨亚斯仍然认为,让世界认识和承认侯孝贤是其《电影手册》工作生涯中最引以为荣的事情。

一路数来,不知不觉间,侯孝贤已是世界电影无可争议的大师。甚至是别的大师口中的电影导师。日本著名电影导演,戛纳金棕榈得主是枝裕和、韩国电影最重要的导演李沧东、中国新一代最具世界影响力的电影导演贾樟柯都亲口说过侯孝贤电影对他们的深刻影响。是枝裕和甚至在2020年末疫情期间,甘愿接受隔离也要到台北,只为在金马奖为侯孝贤颁发终身成就奖的现场,向他致以弟子辈的敬意。是枝裕和曾说:和侯孝贤有恋爱的感觉听黄熙谈起偶像侯孝贤,是枝裕和一脸羡慕

此刻我们看向侯孝贤,看到的还是那个阿萨亚斯在纪录片《侯孝贤画像》中所呈现的那样悠然自得的嚼槟榔、吃地摊、喝老人茶、唱卡拉OK的与底层世界打成一片的侯孝贤。淡然的看着台湾,淡然的看着世界,淡然的看着世界给他的巨大声誉,依然是那个引领我们看台湾、看世界的侯孝贤。在杨德昌去世时,侯孝贤悲伤的说:“这件事情让我感觉一个时代好像过去了。”实际上侯孝贤为我们创造了属于他的时代,我们衷心期盼这个时代永远不会过去。

0 评论: 0 阅读: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