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诈死离宫,库狄府前遭亲爹拒认,为何舅舅却收留了她?

娱乐杂货铺的掌柜 2021-01-31 21:07:21

作为被陷害而死的安大家的女儿,琉璃被孙内侍所救,化身专管尸体防疫的豆医官,以此掩盖身份,平安的在不禄院长大。

琉璃却因为死去的才人制作美轮美奂的衣衫,引起了觊觎“天下第一针”技艺,尚服局的卓锦娘的注意。虽然卓锦娘当年陷害师父安大家,致使安大家自缢身亡。卓锦娘也未曾找到师父的金针和制衣秘籍。

她时刻在关注着谁的制衣技术好,想从中找到蛛丝马迹;或者将杰出的制衣行家铲除,以防止有人威胁到她的大家地位。因此,她做了不少坏事。

琉璃诈死离宫

不禄院的孙内侍眼见,琉璃再在宫中,恐怕会惹出更大的祸事,弄不好会被卓锦娘害死。见惯了宫里生死的孙内侍,为了完成好友生前的嘱托,提前给琉璃过完18岁生日,要想办法送她出宫。

孙内侍和小顺子将棺材凿出了个洞,将琉璃放进棺材里,直接运出了宫。在宫外却因为,裴行俭与太子府署官角力,拉棺材的马被署官用石子打惊。一下子琉璃从棺材摔出来,并醒过来了。

这下子街上的行人,被惊着了;死了的人,突然活过来了。场面一度很混乱,趁着孙内侍将琉璃拉走,他们的财物却在慌乱中丢失了。结果,被裴行俭捡到了,并留了言。

库狄府前遭亲爹拒认

孙内侍将琉璃送到宫外就回去了。琉璃站在曾经熟悉的街道上,远远望着,思绪似乎回到了多年前。母亲的面容出现在眼前,自己在如意夹缬店里与母亲相处的情景,跃然而出。

凭着小时候的记忆,琉璃走到了自己曾经的家。望着库狄府的牌匾,近乡情怯。此时,身后的亲爹,招呼她小娘子,你是找人吗?

当琉璃转身看见亲爹,眼泪瞬间就流出来了。娜扎的演技相较于之前,还是有所提升的。不只是眼睛很大很漂亮,一些有内涵的感情演绎,逐渐表现出来。这也是随着年龄增长的,阅历的增加,演技也在慢慢沉淀。

我们继续把关注点放在剧情上,琉璃一眼认出亲爹,库狄姥爷也认出了自己的女儿琉璃。亲爹的眼里也泛起了泪光,两鬓斑白。我在那一刹那,似乎觉得这个父亲也没有那么绝情。

不会再像多年前那样,缺少男子汉的担当。当年琉璃的母亲与制衣,遭卓锦娘陷害,他却与妾曹氏合谋,写了休书给妻子安氏,哪里有半分男子汉的担当。

然而接下来的一番话却彻底打破了这种幻想。胆小薄情的人永远会选择明哲保身,不会为妻儿争风挡雨。他说:“小娘子你认错人了,相安无事才是福,不要奢求团圆”。

当他的小妾和女儿回家,来到门前时,发现了琉璃。库狄老爷直接说不认识,是个问路的。只是这一番话,不禁令人觉得如兜头一盆凉水浇下。这个亲爹拥着另外的女儿和小妾进府去了。

独留落单的琉璃,在风中品味着苦涩的良言。走在街上,她觉得再也没有可以寄托亲情的家人。

前后对比,孙内侍可以冒着风险救了琉璃;而亲生的父亲却拒她于门外。人的心该如何来衡量?这样的父亲又如何处事做人。哪怕不能相认,另寻他法安顿好死里逃生的女儿,难道不行吗?可见在这个父亲的心里,有的只是他自己,是个非常自私的人。

舅舅安四郎,为何却收留了她?

民间经常流传着“娘亲舅大”的俗语。纵观《风起霓裳》里的细节,在琉璃去父亲家被拒的镜头里,父亲的冷漠可见一斑。而琉璃走向如意夹缬店,她想来看一看母亲曾经工作的地方。

在店里,看到母亲的制衣布料和熟悉的环境,不由得愣神。舅舅没敢贸然相认,而是将琉璃请进了内屋。当往日熟悉的场景,令琉璃痛哭着跑出去了。

舅舅忙完店里的活,在阿倪的诉说下,知道她就是琉璃。她不敢与舅舅相认,他牢牢记住了他亲爹的那句冷漠的“相安无事便是福”的推脱之语。

琉璃如母亲安大家一样善良,她不忍心连累舅舅。这时,舅舅却不放心她一个女孩子在外边。还是将她带到店里,给她改名阿玉,与阿倪住在一起,做个画师。用此来掩人耳目。

舅舅的相认行为与亲爹的拒不相认,形成了鲜明对比。不仅令观众唏嘘,跟着落泪。

这里的舅舅为什么会比亲爹要好上百倍。其实,我们可以理性地分析一下。

其一 琉璃的舅舅和父亲,都是胡人。在胡人的定居地里,女子也是受人尊重的。唐朝时期的胡人,也还留有母系社会的习俗。

虽然他们迁居在民风包容的唐朝都城长安,胡人的习俗始终根深蒂固,舅舅还是当外甥女琉璃为家人。而作为反面的父亲库狄,却是娶妻纳妾俨然一副老爷做派。

其二  舅舅安四郎与琉璃母亲安氏一奶同胞,身体里流淌着同样的血液。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始终贯穿着一生。虽然安氏已经死去,也不能阻挡这种情谊。

其三  舅舅见多识广,能力超群。不但可以安排外甥女的生活,还要组织商队换取通关文牒,帮助琉璃逃往西州的自由之地。

从以上三点来看,这就是琉璃逃出皇宫,亲爹不敢相认,而舅舅却伸出了亲情之手。

0 评论: 0 阅读: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