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电影《脚步》观后:有缺口的圆,一样能够滚得又稳又远

跟着车妞走 2021-01-13 16:59:19

《脚步》绝妙之处在于标题:这是一部描述父女如何一步一步成长、一步一步跨越丧妻/丧母之痛的电影。电影的主角不只是山田孝之饰演的父亲与幼女的两人小家庭,还包括了他丧女的岳父母、以及大舅子夫妇等人,扩大演绎了家庭的概念。

简单说,《脚步》剧情并没有特殊的新意,山田孝之收起他狂妄嚣张的浮夸演技,饰演一个焦头烂额的新手父亲。妻子在生下女儿一年半后就去世,必须同时接受丧妻事实,以及照顾女儿的责任。如同原著小说作者重松清的其他作品,这段剧情没有高潮迭起的转折,也没有刻意美化的一厢情愿。

失落的一角,与持续滚动的人生

尽管父亲仍然尽力在工作与育儿之间保持平衡,但是捉襟见肘之感却显露在许多小地方:好不容易照顾孩子睡着了,却还有许多家事得做;孩子就要下课了,上司却又交待了今天要完成的工作。对身为父母的观众来说,这些片段实是触目惊心。

父代母职可以理解,但父亲永远无法取代母亲,看来清淡的《脚步》却深刻地点出这残酷的事实。母亲对孩子的爱是几乎无理性无上限的,但身为父亲、特别是需要工作与独立育儿的父亲,在让孩子吃饱睡足之外,却无法提供这样无止尽的「心灵喂食」 。

但是孩子是敏锐的,无法说出想法的幼小孩子,能在拥抱中确认来自父母的爱。而在索求不到时,他们在生理上会有明显直接的反应。这不是自顾不暇的父亲的错,却是父亲无法回避的愧疚与遗憾。

《脚步》里饰演女儿三个阶段的三位演员,是这部电影最大的亮点。她们将被迫接受丧母事实、而必须快速长大的女儿,饰演得令人心疼与怜爱。在这样一部着重亲情的电影里,大人主角们可以调适面对悲剧的心情,但是懵懂无知的孩子,要如何透过肢体动作与表情,去诠释她们生命中永远的缺憾,这并不是容易的事。

更难得的是,三位饰演女儿美纪的少女演员:中野翠咲(2岁)、白鸟玉季(6~8岁)、与田中里念(9~12岁),呈现了孩子不同阶段的任性、悲伤、与成熟,是这部电影最精彩的表演之一。

《脚步》除了三位童星之外,最意外的收获,应该是由冷面演员国村隼饰演的岳父。这位长青绿叶演员饰演的角色,大多是令人不寒而栗的黑道份子或是反派──别忘了韩国经典恐怖电影《哭声》里的他,那是会让人做好几天恶梦的。但是,在这部电影里,他饰演的岳父却犹如温暖的太阳,持续地照顾关怀着缺了一角的女婿家庭。

事实上,并不是每个单亲家庭都能像电影里演得这么幸福,都能得到长辈的关怀与协助。但是《脚步》注重的是亲情的温暖,它没有回避失去母亲后对丈夫与孩子永不磨灭的伤害──这种伤害永远地留在了主角家里的每个角落,也势不可免地让他们部分封闭了自己向外的人际关系。但是同时,你也能看到家族里其他同样受伤的亲属,如何让他们的爱成为其他人温暖的慰藉。

这是我看过最让人暖心的国村隼,他饰演的岳父是在职场上宛如鬼神的恐怖上司,但在家庭里,他关心独力支撑责任的女婿;他用各种方式向女婿表示,他把这个没有血缘的前女婿视为自己的儿子──甚至比自己的亲生儿子还要更加疼爱;而他自己尽管也有丧女之痛、工作上的重大挫败与种种难以想像的痛苦,但是他仍然在女婿与孙女面前,表现自己最温柔的一面。

如果说观众在《脚步》前半段的眼泪都是为了乖巧又坚强的女儿,那么后半段,观众都会为国村饰演的可爱外公与岳父痛哭失声──如果你也曾经接触过这么温暖的长辈,我建议你准备一整包面纸比较保险。

十年光阴,步履不停

单亲家庭被冠上了「单亲」两字,好像这种家庭形式与一般的家庭有根本上的不同。事实如此,但不代表单亲家庭不能拥有一般家庭同样的幸福与温暖。将主角十年光阴化进两小时电影的《脚步》,尽管没有峰回路转的剧情,但是最成功之处在于角色的塑造,以及描绘了角色之间的坚强情感联系。

家人会逝去、伤痛会过去、终究会留下的是这些平凡无奇的日常回忆,而这些回忆永远能让我们取暖、促使我们改变、让我们往后的人生开枝散叶。《脚步》结束后,这些角色也没有离去,你仍然能在心中,清楚地想象他们的未来。

0 评论: 0 阅读: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