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不卖座的电影,它的公映,曾引发数以万计陌生人的众筹行动

白某观文史 2021-01-13 22:41:25

用事实记录下“慰安妇”以及中华民族曾经的屈辱岁月,通过“有底线”的采访和人物的安静纪录片《二十二》从平民视角出发,摒弃以往影视剧对“慰安妇”悲惨遭遇的大力渲染,极力淡化“慰安妇”语境下的政治性,转向对幸存者们现实生活的观察和记录。

影片没有对日本侵略者的残忍暴行进行全景展示,也没有对“慰安妇”的屈辱过往进行细节追溯,更没有呼天抢地的哭诉和悲怆,而是力图通过对22位幸存者的晚年生活境遇进行全面而真实的呈现,以此来进行现实的有力控诉。历史的大门也在老人们似水流年的生活中。

纪录片的价值不仅停留在文献和史料的传承,如果从人文角度来说,纪录片也能带给被拍摄自身和社会人文环境一些积极的影响。

纪录片《二十二》创作过程中,剧组成员以及一些社会人士因为知道存在这样一种群体,为老人送去了药物、轮椅等生活物资及善款。不得不说,这给这些年迈老人的晚年生活带来了些许改善。

更重要的是,“直接电影”式的《二十二》呼唤起对生活中这样被忽视群体的关注意识,这种冷静的观视,能让整社会沉下心去思考。这应该更是这部纪录片的实在价值。

此外,影片的公映引发数以万计陌生人的众筹行动,这也促成了良好社会意识的形成和凝聚。作为一部纪录片,能引发全民公映的热潮,这也是实现了这部纪录片价值意义。

文艺是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的重要途径,文艺创作的出发点和归宿点始终是人。《二十二》的主角是一群生活平淡的耄耋老人,同时也是在战争中遭受过性暴力的受害者。

她们曾经历过身体和心理的非人折磨与凌虐,因此承受了那个屈辱时代的巨大伤痛,也承载着那段屈辱历史的伤痛记忆。诚然,她们有着毕生无法忘却的记忆,却怀着对世界的良善与宽容活出了令我们敬畏的一生。

过去的耻辱时刻警示我们眼前的安逸来之不易。在物质充裕的和平年代,对这一非主流甚至边缘化的群体投以现实的关切和眷注,通过对老人们精神、道德层面的个性化描述,从中找到对生命的一种态度和思考,也启示人们反观自身的生存状态,这正是《二十二》人文价值所在。

影片《二十二》无疑给人们提供了两种不同的思考角度。一是反思战争和历史,一是反思生存和当下:越是和平年代,人们越是对以往战争进行深刻的反思,通过战争的危害和伤痛,来达到警醒的作用,追求和平、反对战争依然是最终旨归。

越是物质充裕的年代,我们越是需要对非主流群体、边缘群体给予关注,通过他们对待生命的态度,来反观自身。

在纪录片之外,我们要学会正视历史,尊重历史。一方面,对于一个民族而言,历史是民族的背影,所谓“以史为镜,可以明得失”,用好历史这面“镜子”,立足于民族历史和文化的深厚积淀,积极审视和反思当下的社会现状,树立对中华民族文化的认同和自信,才能更好的走向未来。

另一方面,对于个人来说,所谓“现在决定历史”,我们每个人都通过自身的社会实践活动参与对历史的创造,无论是勇于探索还是安于现状,光明磊落抑或蝇营狗苟,都将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所以个体不仅仅是作为过去历史的一个旁观者,还必须以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创造者身份,在面向未来的层面上反思过去、总结经验、审视当下。

如此一来,在民族与个人之间、过去与现在之间搭建一座沟通的桥梁,只有充分了解民族历史,才能明白国家的兴衰之于个体的意义;只有与那段动荡不安的战争史深度交流,才能知道当下的和平弥足珍贵。

结语

整部作品采用开放性的直接电影式拍摄手法和寓情于景的“隐喻”镜头。与此同时,尊重拍摄对象的意愿、维护拍摄对象的权利、兼顾作品的艺术性、观赏性和真实性以及坚守至高至善的道德追求等构成了《二十二》伦理观建构的实质内容。

正是对道德底线的恪守和伦理观的建构,成就了《二十二》好的口碑,同时为业内的纪录片创作提供了示范。其次,《二十二》的最大“诚意”便是对拍摄对象的人文关怀和平等尊重。

这部纪录片的意义,一方面在于它尽可能为所有在世的“慰安妇”幸存者留下影像资料,作为历史的有效见证;另一方面,通过展现“慰安妇”幸存者的生存现状唤醒人们对历史的正确认知,更重要的是为新时代青年提供正确的历史观,价值观。

0 评论: 0 阅读: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