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公主、内地向太,金巧巧“哭穷”的背后,值得深思

大咖娱乐影视 2021-02-23 16:19:56

2月22日,“孔雀公主”金巧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此次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2》并非复出。

从2017年至今,其影视作品就高达13部,“但戏份不是太多,说好听的叫客串,说不好听的叫跑龙套。”

她还透露自己绝非阔太,开2万块老年代步车,拼50块钱的包,两次被骗700万,其中一次至今未讨回。

“很多人都觉得我资源颇丰、诸戏任挑,其实并不是!我不是一个予取予求的“灭霸”,我也是一个渴望用自己的力量赢得角色的演员!到了这个年纪,我的人生无非就是坦坦荡荡做自己,说想说的话,做想做的事!活在热爱的生活和事业里!”

把人生活成孔雀公主,被誉为内地向太的金巧巧何以活得如此“狼狈”?

金巧巧“哭穷”的背后,潜藏着巨大奥秘。种种经历,值得深思!

01

1975年,金巧巧生于辽宁沈阳的一户小康家庭。父母都知书达理,自小便让她学习芭蕾、钢琴。

她虽是东北女孩,却出落的格外水灵精致,宛若南方姑娘。

19岁那年金巧巧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在一众繁花中她显得格外亮眼,大大的眼睛放着闪闪的光,纯粹又晶莹。

1998年,杨洁导演邀请她出演《西游记续集》。

“孔雀公主”的戏份虽不多,但贵在人物讨巧,加之她外在形象又极完美,播出后受到一致好评,而其本人也因这个角色在圈内彻底站稳脚跟。

那时候的日子过得顺风又顺水。不错的家世,傲人的长相,还有那不高又不低的地位身份都为人所艳羡。

“你让我演公主可以,我的气质很接近,没问题。但是你让我演农村人,我就费劲了,洋气。”

如她所言,此后所饰演的角色大多高贵又典雅。也正因如此,她一直都不够接地气,很多观众甚至以为她在演完“孔雀公主”后就退圈了。

02

拍戏之余还结识了演员吴启华。

“有一年过生日的时候,他曾送给我一张贺卡,上面写着:不仅有钻石、鲜花,还有这张长期饭票。”

两人常被拍到同进同出,举止间甚是亲密暧昧。男才女貌又地位相当,般不般配旁人一看便知。

原以为能天长地久,结果竟没逃过时光的无情。

金巧巧虽长相甜美却性子执拗,吴启华也并非软柿子,两人常常吵架,有一次甚至一连冷战了好几天。

一次次的争吵在无形中消耗了感情的最佳转化期,两人最终分手。

“我找男朋友有三个要求:一是帅,二是有钱,三是要宠我。”

这说的不就是博纳董事长于冬吗?

2011年金巧巧与于冬相识,一年后官宣恋情。在此之前,于冬曾与臧黎璐有过一段婚姻,两人是白手起家,名副其实的患难夫妻。

金巧巧的到来,是缘分天降还是小三插足?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要能证明我是小三,我就给你100万!”

面对非议,金巧巧一向表现的豪迈。

结婚后她顺利生下一男一女,又置办副业、开连锁火锅店,成了名副其实的女老板。

那阵子她和于冬还很恩爱。

在戛纳红毯上,金巧巧刻意戴着老公送的鸽子蛋大小的钻戒,似乎在向全世界证明自己的幸福。

03

可在那之后,于冬就像蒸发了般消失在她的微博里。不管是外出旅游还是日常自拍,夫妻俩都没合体出现过,甚是奇怪。

2019年9月金巧巧发微博称,“我从未入过什么豪门,也未当过什么阔太!我一直经济独立,没依靠过任何人!经济独立是女人的本事,中秋节外出工作赚奶粉钱很正常。再说了有机会赚钱已经不错了。”

没靠别人,没当过阔太,有钱挣很知足,这三个关键信息透露出内心的真实状况。

加之这些年她的各种“勤俭作风”都让人不得不怀疑:“哭穷”的背后是否婚姻已亮红灯?

“我开那个老年代步车是因为非常方便。它是充电的,能节省能源又方便停车。我不太在乎虚荣的东西,也不讲究那些排场,实用对我来说很重要。”

活到金巧巧这个年纪,实用已经成了买东西的首要。

她虽演过孔雀公主,骨子里却没有那份娇气与傲慢。她平易近人又洒脱豪迈,婚内不靠老公,婚外只求自己。“哭穷”的背后无非是有一颗思想自由的灵魂。

身处娱乐圈这种浮华富贵地,还能有这般超然脱俗的思想,不容易!

0 评论: 0 阅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