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惨富二代郭麒麟:家产15亿,工资5000,减肥80斤后爆红

你六毛我六毛两一块二 2021-02-26 23:00:34

《赘婿》来了,豆瓣7.1。

原著党痛恨魔改,看剧的却越看越上头。

郭麒麟第一次当男主, 用现代商业套路,拼刀刀、外卖,降维打击对手,爽剧无疑了。

加上郭麒麟、宋轶在《庆余年》的姐弟CP,变成小夫妻,观众也是越嗑越甜。

前几天出去吃饭,就听见邻桌女孩向男友安利:

最近发现一个好剧,郭麒麟拍的《赘婿》,太好玩了。

电视剧的弹幕,随便一屏都在嗑糖。

和肖战、王一博不同,郭麒麟招人喜欢,跟颜值关系不大。

他一开口,别人就乐了。

说话客气,照顾他人的感受,有股令人舒服的气场。

明明是富二代,却为了方便点好吃的外卖,直接出去租房住;

明明是少东家,翻他早期的微博,和朋友聚餐怼脸拍,朴实得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郭麒麟小时候)

最要命的是礼数,郭麒麟见谁都客客气气,偶尔来一两个段子,礼貌而不失幽默。

这些特质放在别人身上,是世故油腻;但在郭麒麟这儿,一点也不违和。

作为史上“最卑微”的富二代,23岁的郭麒麟,其实比许多50几岁的人活得还明白。

有时候,放低姿态比锋芒毕露管用。

这个道理,郭麒麟从娘胎就开始学了。

1995年,23岁的郭德纲拿着借来的4000元,第三次进京。

为了省钱,把面条煮成面糊糊,就着大葱熬了一个星期。

郭德纲在北京还没站稳脚跟,第二年就当了父亲,家庭的重担像一座大山。

1996年2月,儿子在天津出生。

他连饭都吃不饱,哪里有钱养家。窘迫的情况,把婚姻逼到绝境。

孩子叫郭奇林,不到一岁生母胡中惠就远走他乡,郭奇林交由爷爷奶奶养育。

爷爷是警察,奶奶是老师,从小二老就教他要做个守规矩的孩子。

天津是戏曲的“祖籍”之一,说相声、评书的茶馆遍布大街小巷。

这样的环境里长大,郭奇林4岁就听评书。

这年郭德纲遇到了人生最重要的人,于谦。两人搭档,事业稳步上升。

然而郭德纲回天津的次数,掰着手指都数得过来。他回家时,儿子已经6岁了。

奶奶拉着郭奇林,让他管面前这个陌生男人叫爸爸。郭奇林怯生生,不敢抬头。

彼时,德云社还不叫德云社,而是北京相声大会。名字大,经营状况堪忧,有时候一场下来只能挣10块钱。

当6岁的郭奇林站上椅子,指着天花板大声宣布,他要说相声的时候,郭德纲心里五味杂陈。

他并不希望儿子走自己的老路,将来受穷。

当时的郭德纲,哪里料到这条路不但没受穷,还给他们带来了无上的荣光。

6岁,郭麒麟有了父亲。

但情况并没有好转,父子长期分开两地,见了面也无话可说。

郭麒麟7岁那年,郭德纲给他找了个“新妈妈”,曲艺界的扛把子王惠。

打出生起,他就对爸爸妈妈没有什么概念,这一下双亲都齐了。

郭麒麟也不是天生就听话的孩子,他的乖,全是棍棒里打出来的。

上初中前,郭麒麟都没有零花钱,要什么父母会提前买好。他从未体会过传说中,富二代豪掷千金的“快感”。

11岁学相声开始,他终于见识到老爹的“狠辣”。

为了练习身段,郭德纲每天都把他送去大观园练功,戏班子里的师父帮他压腿,咔嚓下去,疼得直冒汗珠子。

为了躲避魔鬼训练,他撺掇两个小伙伴,一起蒙骗郭德纲,每天打酱油,回家统一口径,就说去练功了。

结果,惨遭背叛:“我俩都去练功了,郭麒麟他不去。”

反抗不成,练习强度变本加厉。

为了惩罚郭麒麟只吃肉,不吃蔬菜,郭德纲给他盛一大碗白水煮菜,然后看着自己吃肉。

最后逼得郭麒麟一边哭,一边咽下泡着酱油的咸白菜。

初中,郭麒麟学习成绩一直保持在全校前3,郭德纲却从没夸奖过他。

初三一次普通月考,改变了郭麒麟的人生走向。

(郭麒麟学生时代)

整个初三,全班同学都请了私教补课,考试成绩一下蹿了上来,郭麒麟被挤到10名以后。

加上老爸想让他出国留学,青春叛逆期,父亲要求什么,他偏要反着来。

想了一年,就要中考的时候,他告诉郭德纲,“学是不上了的,我要说相声。”

这话郭麒麟6岁就说过,当时郭德纲多想一巴掌把儿子的话打回去。

但2010年,德云社已经成名,不再怕说相声受穷。他只是惋惜,“学习那么好,放弃多可惜。”

郭麒麟给他的解释,就像五雷轰了顶,郭德纲愣住了。

原来,以前儿子努力考好,只是为了让老爸面上有光,出去也有个谈资

学习好是好了,只不过全是委屈撑起来的。

14岁的郭麒麟,没走进中考考场,而是正式加入德云社。

班上的同学一看,郭麒麟也太酷了,不用上学,直接回家继承家产,羡慕得心思飘渺。

郭麒麟也是后来才知道,德云社不是富二代的“迪拜塔”,而是炼狱一般的“学校”。

在德云社,他第一课就是学会“认怂”。

德云社有个规矩,直系亲属不能做师徒。

于是,郭麒麟成了老爹的搭档,于谦的徒弟。

于谦为人随性,一心都在花鸟鱼虫上,对郭麒麟几乎是“放养”。

但郭德纲,却加倍地“虐”儿子。

平时背书,其他的德云社学生,只需要3天背熟的段子。到了郭麒麟这儿,郭德纲要他2两天就背熟。

完了自己亲自抽查,一背就是十来二十遍。郭麒麟背一遍,他就打个勾,直到背完。

出去演出,别的德云学生一场演出费,至少300元;郭麒麟却只能拿80-100元,活比谁都苦,拿的钱却比谁都少。

德云社估值15亿时,郭麒麟在的工资,每个月也才5000,还不如一个普通北京打工仔。

被虐得最惨的一次 ,是郭德纲骂郭麒麟,生生骂到凌晨4点。

郭麒麟加入德云社第二年,师哥岳云鹏开了一场个人专场相声,邀请他助演。

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大型商演,郭麒麟和搭档阎鹤祥演了一个传统相声《阴阳五行》。

结果说到最后,全场几千观众没笑,冷场了。

相比之下,小岳岳的表演全场爆笑,这一对比高下立见。

回家后,阎鹤祥呼呼大睡,郭麒麟却被郭德纲叫过去,从头到尾骂了一遍。大体内容就是小岳岳的表现有多优秀,郭麒麟有多差。

骂到凌晨,父子二人都累瘫才作罢。第二天,郭麒麟就发微博道歉。

严父手下,连反省道歉,都要一丝不苟,不能躲。

郭德纲为了表示诚意,自己也出面给小岳岳道了歉。

谁都可以出现这样的失误,唯独郭麒麟不行。

他是郭德纲的儿子,不出意外,也是德云社未来的当家人。

加入德云社的前两年,郭麒麟完全不知社会险恶。接受采访时“口出狂言”,说自己花20年,定能和父亲齐头并进。

年少是狂妄的狮子,在德云社,你就是千里马,也要低头拉车。

2012年,刚从父亲的教训里缓过劲,16岁的郭麒麟开了人生第一场相声专场。

那场相声,打破了世界纪录,他成为全世界最年轻的专场相声演员。

然而郭麒麟的表演门票,直接打五折,是父亲的半价。

媒体问他,会不会太低了?

郭麒麟摆摆手:“不不不,我这才到哪,哪能这么贵。”

郭德纲对郭麒麟的严厉,明显超出所有人。

20多年后,长大的郭麒麟回忆起小时候,心有余悸:

打小,我家里这种挫折教育,就让我明白一件事,

那就是别把自己当回事儿,你什么也不是。

就连郭德纲瞪一眼,都是一万点伤害。

和老爸作对不会有好果子吃,他慢慢学乖,也理解了老父亲的苦心:

你宠着他,可外面的人不全是他亲爹。

把他骂够了,出去之后也就没人再骂他了,你说我骂他好还是让外人骂他好?

郭德纲的棍棒下,郭麒麟渐渐脱去了少年傲气。

父亲训他之前,就先对自己狠了1000遍。

2014年,26岁的林更新凭借《同桌的你》,清新帅气,吸粉无数;

27岁李易峰在《古剑奇谭》里扮演的男主,微微一笑就暖化万千少女,被称为当年最具亲和力的小鲜肉。

18岁的郭麒麟,却还是个200斤的大胖子。除了相声圈,没人知道他的大名。连微博涨粉,都故意放老爹和师父照片,蹭流量。

18岁前郭麒麟尝试过6次减肥,都失败了。

最狠的时候,3天没吃一粒米,饿得两眼发晕。郭德纲出差回来,从冰箱拿了根黄瓜当零食啃。

郭麒麟看得直咽口水,那时候,一根黄瓜在他眼里就是“国宴”级别的美食。

郭德纲看了李易峰、林更新这些鲜肉火到爆炸,再看看自己儿子,恍然发现相声行业,其实也需要打颜值,吸一波年轻粉。

郭麒麟减肥,他第一个支持,但不是这么个减法。

为了健康地瘦下来,郭麒麟换成饮食加运动,每天除了表演都在撸铁。

一年下来,居然从200斤瘦到120斤。

他不敢相信,自己真的从油腻小胖子,变成清秀小伙。以前不敢照镜子,现在看见镜子就赏心悦目。

郭德纲第一次在微博公开夸奖儿子:

这都可以,还有什么做不到?

同年,郭德纲导演的相声大电影《我要幸福》,直接让郭麒麟当男主。

颜值在线,什么都好说。

为了扩大儿子的“流量”吸力,2016年《欢乐喜剧人第二季》,郭德纲直接派出小岳岳和郭麒麟一干人,代表德云社参赛。

对手有贾玲的老搭档白凯南,赵本山爱徒小沈阳,还有喜剧泰斗潘长江这些大佬。

德云社成了最大赢家,岳云鹏拿到冠军,郭麒麟出圈,荣升为新“偶像”。

以往德云社给人的印象,全是老爷们;郭麒麟一来,让万千少女也爱上了听相声。

郭麒麟就像发现新大陆,原来除了说相声,他还有别的可能性。

上综艺、拍电视,能曝光的地方,都尽力参与,红不红看命。

真正让郭麒麟大火的,是《庆余年》。

郭麒麟在演职人员排名上,是靠后的小人物,连一闪而过的袁泉,都排在前5。

结果,令人意外的是《庆余年》两大赢家,除了张若昀,第二个就是郭麒麟。

他演的范思辙游手好闲,做起生意却有趣又有头脑。

台词“可否与小生共推牌九”,至今都是郭麒麟的知名段子。

儿子火了,老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郭麒麟拍《庆余年》这事,郭德纲毫不知情,直到儿子火遍全网,他才恍然明白。

小岳岳直呼:我兄弟真牛。

郭德纲表面上风轻云淡,不夸奖也不打击,却在相声里说:

没有一个资源,是我给他找的。

小时候考试第一名,都不见郭德纲笑一下。如今,郭麒麟越来越得到父亲的认可。

郭德纲也不再用德云社捆住儿子,而是让他自己闯。

《庆余年》是块砖,敲开了郭麒麟的演艺大门。今年他终于迎来自己的第一部男主戏《赘婿》。

因为拍戏档期满,郭麒麟相声场次变少,搭档阎鹤祥一度没事可做。

种种变化,都只说明一件事,德云社除了郭德纲和小岳岳,郭麒麟也是流量王炸。

如果不是从小被当做“狼”一样训练,他或许只是天津小巷子里,骑车上下班200斤胖子。

没有郭德纲的棍棒,就没有郭麒麟的荣耀。

喜欢范思辙,就是喜欢郭麒麟。

范思辙一出现,观众就想笑,他没有攻击性,安全踏实。

但郭麒麟比范思辙强,他懂得宽容,处处“替他人着想”。

接受媒体采访,会为女记者开门,提示当心。

德云社内部聚会,郭德纲让郭麒麟感谢帮助过的人。结果郭麒麟一个也不得罪,挨个全都感谢了一遍。

不光说谢谢,每个哥们他都带了一段两人曾经的交集、回忆,麻是麻烦了点,但现场乐坏了。

从小被爷爷奶奶带大,教得最多的就是规矩。喝醉了被人背回家,梦话里对人家说了一路的谢谢。

体谅人这点,后妈王惠也功不可没。

王惠和郭德纲2003年结婚,却在婚后12年,才要了第一个孩子。

她的顾虑,就是郭麒麟。

父亲新娶那年,郭麒麟才7岁。王惠担心家里增添弟弟妹妹,郭麒麟会失落,对小孩心理健康的影响,是无法补救的。

于是夫妇两一直等,直到2015年,19岁的郭麒麟已经能独当一面,王惠才要孩子。

这件事,郭麒麟一直感念在心。

妈妈应该早些要孩子,这样现在弟弟六七岁,我还能牵出去撩妹子,多好啊。

他从小就把王惠当亲生妈妈看,对于小弟弟的到来,没有落差感,反而加倍宠爱。

郭麒麟的懂事,是融入骨子里的教养。

成为流量小鲜肉,就意味着跨入“饭圈”的放大镜下。

一般偶像明星的穿衣打扮,不是小众设计师定制款,就是大牌限量。

成名后,郭麒麟衣品确实也变了,不再是红红绿绿的卫衣,就连时尚芭莎都来找他拍专题。

但多数时候,他还是那个接地气的“地主家儿子”,“抠门”、贪吃、“不讲究”。

郭麒麟家,除了父母和弟弟,还有众多弟子。在家要凑齐一顿饭,简直太难。

第一个问题就是众口难调,自己不吃羊肉,爸爸不吃牛肉,妈妈不吃猪肉,其他师兄弟口味也是五花八门。

2017年,郭麒麟第一次搬出家,到外面租房住。

媒体纷纷猜测,是不是和老郭闹掰了?

参加《拜托了冰箱》,郭麒麟道出真相:搬家,只是为了吃上自己喜欢的外卖。

何炅惊讶了,德云社的太子爷,居然吃了3年外卖,问他为啥不请个做饭阿姨。

郭麒麟左算右算,请阿姨得付工钱,不划算。

省钱,也是命里养成。他从小没有零花钱,花钱没有大手大脚的习惯。

就出租屋的冰箱,都是房东的。

屋里灯泡好几个不亮,他一查,换的话要好些钱,凑合也能用,不换了;

浴室喷头坏了,就上网买个最便宜的换上,反正是租的房子,也带不走。

何炅刚毕业一年,就买了房,成为精致的精英人群。

郭麒麟出道这些年,没房没车,不穿名牌,不玩手办,唯一开过的跑车,还是德云社的公车,连点外卖的几毛钱也要省。

这水平,就是个普通北漂。

衣服行头,说到底是表层的脸面。

郭德纲教训他,“人要把自尊和脸面自己先撕下来,然后靠实力再慢慢贴回去。”

这样的脸面,才叫长脸。

把自己放低,才不至于为了虚名踩空,摔得太疼;也更能聚焦在本事上,扎实。

郭麒麟演喜剧,憨憨一样可爱。

事实上,这才是智慧。

郭德纲的强势,郭麒麟打小就见识过,所以他不做桀骜的富二代,硬碰硬。

父亲刚性,他就柔性。

论利弊,只有这样才能化解矛盾,好好在德云社当少爷,学本事。

论感情,郭德纲毕竟是父亲,和他对抗,就是撕裂父子亲情,这是他失去不起的。

论“认怂”,没有一个富二代敢和郭麒麟比。

郭麒麟曾说,老爸的“挫折教育”,也就搁他身上有效,换别人早就揭竿而起。

而没有老爸的严厉,德云社的平台,也没有他今天的成绩。

14岁,郭麒麟决定退学那一刻起,他就想通了这层关系。

没有上大学,社会就是他的大学,如今看来,郭麒麟考得并不差。

人生嘛,干啥不是事业,别白来一趟。

0 评论: 0 阅读: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