倔强少年董子健:不听姐姐遗言,折返往东一路开挂,终弑神

发小吖 2021-03-01 16:44:38

一个头戴斗笠,长相丑陋的老伯,带着一群人追赶着一个少年,一直追到了悬崖边。

少年在悬崖边及时刹住了脚,可是身后追杀他的人越追越近。少年看着近在咫尺的尖刀害怕地举起双手想要做无力的抵抗。

这时候,一名女子出现,她击退了少年面前的那个人,将少年护在身后,她对少年说:“往西跑,死也不要停。”

少年看着女子的背影,哭着喊出了“姐!”

女子回头温柔的看着他:“听话!走啊!”随后一把将少年推下了悬崖。

悬崖下面是一条深不见底的溪流,少年掉入其中,呛了好几口水。他挣扎着游向岸边,抬头看着那个姐姐正在战斗的地方。

他徒手爬上了陡峭的悬崖,再次看到了姐姐,可是此时,姐姐正被那个带着斗笠的怪老头踩在脚底,看到他,姐姐依旧对她说:“往西跑!”

老头一刀插在姐姐身上,少年立刻扑了上去,一直到姐姐断气,还在不停的叮嘱着弟弟要往西跑。 老头没有立刻杀了少年,而是席地而坐,原来他的后背早已被姐姐一刀刺穿,他告诉少年:“我奉赤发上人旨意,前来取你姐弟的人头。人死不能复生,节哀。”

老头一脸虚弱的看着少年,要求他把自己姐姐的头砍下来然后带他下山去找医生,以此来换取他自己的全尸。 少年愤怒的看着因为疼痛转过身趴着的老头,一怒之下拔出了他背后的刀,老头转过身一脸不可置信地指着少年说:“你可不敢杀我。”他摊开手掌,露出一个印记,“我有赤发上人的……”

还没等他说完,少年就一刀刺向了他,老头一声大叫,终于死了过去。

少年埋葬了自己的姐姐,不停的问自己:“逃了这么多年,真的还要往西跑吗?”但是,是的,继续往西跑,背起行囊,少年继续了自己向西的路程。

01

这是《刺杀小说家》中,小说家笔下《弑神》所在的异世界。少年与小说家同名,叫做空文,生活在一个被赤发鬼所掌控着的地方。在那里赤发鬼就是天神,所有人都不敢违抗他的命令。就像那个戴斗笠的老头那样,他理所当然地认为空文不会杀他,也不敢杀他,因为他代表着赤发鬼。

可是,反派不是死于话多便是死于自大,老头死在了空文手下,或许到死他都不敢相信,竟然会有人敢反抗“神”。

我们常会看到一个人因为极度悲愤之下做出一些自己都没想到的事。从最初的懦弱逃避,到如今手起刀落的杀人,因为姐姐的死,空文失去了理智,因为他没了期待,没了与之相依为命的人,他的世界终究只剩下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向西跑?他甚至开始怀疑向西跑的决定。

没了姐姐的空文是迷茫的,而他如今能做的只有听姐姐的话:“往西跑!”

至于为什么要往西跑,大概是因为赤发鬼所在的皇城在东边吧。

就在空文即将走出这一片充满血腥的地方之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听你的姐的没错,往西跑,看你能跑多远。”是那个老头的声音,空文回头看向那个老头,老头身上已经有了两只乌鸦在啄食他的肉体。

他小心翼翼地捡起石头朝老头扔去,然后转身想要逃离这个地方,老头的声音再次响起:“赤发上人要你死,你就没有道理活!你那小脑袋横竖都要挂在皇都城门上。而这女的也得挖出来,跟你凑一对儿,风一刮,两个脑袋撞来撞去,两个圆圆的肉球……”

说着说着,老头笑了起来,而空文也彻底被激怒,他转身拔出姐姐的那把刀,向着赤发鬼所在的皇城看去。老头发出疑问:“你要干什么?他老人家可是天神一般的人物,凭你……”他似乎不相信空文的决定。

而此时,空文已经决定不再往西跑了,他要去给姐姐讨回公道,同时也是为自己寻求一线生机。

空文提着刀再次离开,他没看到的是,在他身后,老头的尸体突然动了起来,紧接着一连串诡异的波纹朝他袭来,顷刻间,他的身体被覆盖,不管他如何拍打,如何拒绝都没用,这些东西渐渐的在他身上形成了盔甲,并且和他血肉相连起来。

他的胸口出现一只大眼睛,一个声音响起:“老头的血实在是太臭了,害我睡了四十年。跟他一比,你真是一个鲜肉丸子。”不止如此,这件黑甲还能控制空文的行文,让他无法反抗。他把空文当成饲主,用“鲜肉丸子”称呼他,吸食着他的血液,很是高兴。

到这里,空文具备了网络小说废柴逆袭流的基本要素:深仇大恨,满腔热情以及一件看起来似乎很厉害的武器。

02

以为空文从此便会一路开挂,却不曾想到达皇城之后,依旧被赤发鬼手下的红甲武士追的一路狼狈险些丧命,最后又差点死在了两城相争的战场上,可以说空文依旧是个废柴,一个空有执念和热情却毫无能力的废柴!

如何逃脱,让空文伤透了脑筋,原本以为自己即将死于暴民的手下,却不想之前那个吸了空文的血,会说话的黑甲现身救了他。

黑甲是个厉害的双刀流,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之后,将暴民们斩杀干净,黑甲准备杀了最后一个暴民,那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空文有些不忍,想要让黑甲停下,也因此,无意间发现,黑甲可以控制他,而他也可以控制黑甲,那个孩子得救了,但是黑甲怒了!

他转身跑向空文,却发现自己的动作和空文同步了,这让他的大眼睛充满了怀疑,只喊“不,这不可能!”他在空文面前跪了下来,依旧不相信自己可以被人所控制的现实。黑甲被迫和空文一起上了路,一条弑神的不归路。

最终空文在黑甲的帮助之下,再次败倒在赤发鬼的手下。“一介凡人竟敢弑神?”这是赤发鬼的自信,他并不相信凡人可以伤到他,他只觉得他们不自量力,他说:“当年我能把你爹捏在手里,如今,我倒要看看你又能撑多久。”

在神面前,凡人毫无抵抗之力,而那件刚苏醒不久的黑甲​也被赤发鬼揉成了碎片,散落一地。可是反派的通病再次体现,赤发鬼说自己要慢慢弄死空文,并不会让他死的那么快。

而这个时候,空文在战场救下的小女孩吹响了自己随身的笛子。那是她爸爸失踪前教给她的,爸爸说:“只要吹响笛子,我就会来到你的身边保护你。”

在生死存亡之际,小女孩坚信着爸爸没有骗她。而赤发鬼因为好奇,没有第一时间阻止小女孩,许是他并不认为这个凡人小女孩的父亲有能力反抗他,但是曲子让他心烦,他一把吞了女孩,将她拖进了自己的体内。

小女孩消失了,黑甲碎了,眼看着空文的结局已定,废柴逆袭即将失败。这时,出现了一片红雾,红雾中有一个人影,那个之前把空文追得狼狈不堪的红甲武士拿着一种很厉害的武器出现了,嘴里喊着:“爸爸来救你了!”

再然后,一段与之前画风超级违和的画面在空文眼前上演!

红甲武士拿着冒着蓝火的加特林,“砰砰砰”打得赤发鬼毫无招架之力,高喊着“代表月亮消灭你”弹跳到空中落下,又高喊着“人间大炮”从地上跃起。最后,红甲武士高喊着:“爸爸给你打妖怪。”和空文一起,达成了凡人弑神的结局。

03

很多人会因为这个结局,而对《刺杀小说家》发出灵魂一问:“这都是个啥啊?”

可是我们都知道,这个结局不是小说家路空文的手笔,而是那个一心救女的中年男人关宁的手笔,和路空文写文的思路不同,关宁心里只有救女儿。

关宁从一开始不相信小说能改变现实,到最后化身勇士去拯救小说里和女儿同名的女孩。不管是冒着蓝火的加特林,还是那一句句让人出戏的台词,都让人感受到了一个父亲,一个粗糙到不行的男人,在用自己仅限的能力和笨拙的方式去拯救他的女儿。

他所知道的那些厉害的招式,不难看出,都是出自于一些动画片和游戏中,或许这是他曾经陪女儿一起时留下的深刻印象,而这足以见得这是一个爱女深沉的父亲。

而他才是空文逆袭记中最大的外挂吧!

在这一类废柴逆袭的网文中,经常都会有这样一个片段:主角拯救了一个看似无害的人物或者动物,却没想到这个人或动物的背后有着身份能力都不一般的父母。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他们会从天而降,拯救所有人。

我们把这个称作是主角光环,但同样,也是因为主角的善良真诚所至,因为善良空文救了小女孩,因为真诚,空文感动了黑甲,而这一切因为所结成的果便是小女孩找来了大外挂爸爸的帮助以及黑甲拼了命的保护。所谓“百因必有果”,大概就是这样吧。

这种种的一切的执着与坚持,伴随着空文最终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在现实中,扮演空文的董子健也因为一个演员的信念,成功地塑造了小说家路空文和少年空文。

04

在《刺杀小说家》的世界中,小说家路空文是重庆人,身为北京人的董子健却说着一口流利的重庆话,让观众直呼“正宗!”

他带着狐狸面具,在镜头前缓缓吐出烟雾的画面也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把这个落魄的,却痴迷写作的小说家形象呈现在大荧幕上,围绕着电影“”只要相信,就能实现”的核心,路空文的那一股子苍白无力之下隐藏的倔,让观众为之动容。

转眼,董子健成了小说中的主角少年空文。和小说家一样,他也是个空有执念却迷茫的少年,他没有能力,但是被赋予使命,坚持着“只要相信就能实现”而踏上了凡人弑神之路。

在拍摄小说中异世界的场景时,大多数情况下,董子健都是无实物表演,从迷茫到坚韧,董子健将这个少年的成长用自己的想象和信念呈现出来。为了更好的呈现角色,他三个月暴瘦40斤,更是要克服恐高的心里从三米高的台上跳下去,在他看来这是他的本职工作,这一切都是应该的。

这是一个演员对于表演的执念,就连导演都说:“这是我从没见过的董子健,也是我想象中的少年空文。”而这样的董子健我们也没有见过,而这样的少年空文我们都为之震撼!

我们自古相信“人定胜天”的道理。不管是那个“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哪吒还是如今这个踏上凡人弑神之路的少年空文,都有着不屈服命运,不屈服磨难的,一种带着超越自我的表现。

05

翻开如今的网文目录,很容易发现,其中较受读者喜爱的小说类型便是这种所谓的“逆袭流”,因为它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鸣,它在虚幻的世界中呈现出我们想做却不敢做,敢做却做不到的故事。

我们大多数人都被迫过着我们并不愿意的生活,我们被磨去了棱角,被生活压垮,没有了多余的力气去挣扎,去反抗,我们也不敢去反抗,因为我们害怕“满盘皆输”。

梦想对于我们来说从来都是遥不可及的,所以我会羡慕电影中小说家路空文的坚持,即使那么窘迫却依然日复一日的坚持。

现实生活中一定不乏这样坚持自己梦想的人,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现实依旧是残酷的,我们别无选择,我们无可奈何。所以我们将这一切寄托在小说中,寄托在电影中,寄托在那些虚幻之中,让故事的主角去替我们完成那些我们所向往的故事结局。

而我们,从坐在影院的那一刻开始,从打开那一本小说开始,我们便不再是我们,我们不再被困在原地,而是和主角一起,在这异世闯荡,随后脑海中出现了一种不同于以往的声音,它告诉我们“只要相信,就能实现。”只要我们相信,我们的生活并没有那么糟。

这就是好的艺术作品和文学作品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创作者在实现梦想的过程中完成了自我成长,而我们通过这些作品也或多或少得到了些什么。

就像《刺杀小说家》中的主旨:只要相信,就会实现。但是看完整部电影,你还会发现,相信和实现中间还有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是你的坚持,你的努力,你的善良,你的勇敢又或是其它许许多多的事情造成的那个完美的结局。

董子健相信自己可以做得更好,作为一名演员努力克服一切,做到最好,才有了如今我们看到的路空文。

路空文相信自己可以写出更好的小说,他也相信小说里的世界和人都是存在的,他日复一日的坚持着,用笔诉说着自己的故事,他对于文学的执着和真诚,才有了如今我们看到的少年空文。

少年空文因为相信自己可以为姐姐报仇手刃赤发鬼,坚定步伐,不忘本心,坚守初心,最终才能达成凡人弑神的成就。

我们,体验了一场酣畅伶俐的逆袭后,或许也能期待一下未来,因为我们相信明天会更好,而我们从来都是我们自己故事中的主角。

(图源网络,侵删)

0 评论: 0 阅读: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