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工匠陈佩斯:影视、小品、话剧辗转半生,归来仍是大家

网娱观察 2021-02-28 11:37:21

作者 / 清一

“表演一直在结果当中,一点过程都不给。”

“要从角色性格出发去设计人物和动作,而不是把注意力都放在组合一个一个包袱上。”

“没有关联的包袱会影响演员对人物真实的感受,阻碍人物关系的交流,无法让故事好看起来。”

这是最近在央视热播的首档喜剧传承类综艺《金牌喜剧班》上,导师陈佩斯针对学员展示作品时的犀利点评。低调地隐没于潮流文化和大众视线中,时隔二十余年,曾经春晚上当之无愧的“小品王”带着他毕生钻研的喜剧理论回归央视舞台,严肃且高标准地给学员传道授业,还真是属于几代人的“爷青回”。

文艺创作总能在不同时期反映时代的潮流变迁。喜剧到底是基于性格出发去设计动作和行为,还是人物让路于“包袱”,笑料先行,这是“学院喜剧风”和“草根实用风”的一次碰撞,是喜剧潮流新与旧的一次交汇。

特别现今,片段式、直给式、碎片化制作现象已在越来越多文艺创作领域中凸显,也让我们无比怀念,曾经春晚的“收视保证”陈佩斯用《吃面条》《主角与配角》《警察与小偷》所构建起来的那个追求更为纯粹、“高级”的喜剧技术的年代。

喜剧工匠陈佩斯:

影视、小品、话剧辗转半生,

归来仍是喜剧大家

《金牌喜剧班》给导师陈佩斯定义的勋章是“喜剧表演艺术家”、“中国小品泰斗”。当之无愧、实至名归。

春晚初创时期,1984年陈佩斯与搭档朱时茂就以《吃面条》征服了大江南北电视机前无数观众的心。这也是春晚第一个正式小品节目。只见陈佩斯小眼一眯,小胡子一翘,夸张的肢体动作和充满市井气的面部表情,一时深入千家万户。

从《吃面条》开始,小品作为内容的一种全新呈现,成了每年春晚的台柱子。随后,凭借在《主角与配角》《烤羊肉串》《警察与小偷》等小品中对一系列亲切接地气的小人物众生相的描绘,陈佩斯成为中国内地最具代表性和辨识度的喜剧明星之一,以及春晚常客,收视率的保证。

他的喜剧小品,依赖故事结构交代出层层镶嵌的身份错位,构建喜剧点,简陋的舞台置景难掩生动传神的喜剧表演和令人捧腹、阴差阳错的戏剧冲突造成的笑果,整体呈现出一种故事结构、人物反差上的“高级感”。

除了喜剧小品,因为“子承父业”,陈佩斯在上世纪70-90年代还出演了很多喜剧电影与电视剧,从上世纪70年代末的喜剧电影《瞧这一家子》担当主演,到《夕照街》中饰演配角“二子”,再到《二子开店》《父子老爷车》《傻帽经理》等一系列以“二子”为主角的系列电影,这些作品利用父子冲突构建喜剧情境,以及用错位、伦理、对权威的颠覆等喜剧倒置的手法,追求更为高级的喜剧技术,“二子系列”也在中国喜剧历史上达到不可取代的地位。

同时,90年代早期,陈佩斯自己成立喜剧公司投资拍摄电影,只拍纯粹的喜剧。此时,他对喜剧的理解也更加透彻,在《临时爸爸》《编外丈夫》《太后吉祥》《孝子贤孙伺候着》中不断运用伦理喜剧、误会喜剧、错误喜剧和计谋喜剧的叠加,将作品表达重点转移到对社会的讽刺上来。“喜剧没有讽刺性,就难有国民性”。

陈佩斯主演《太后吉祥》剧照

90年代的尾巴上,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离开央视后,陈佩斯继续专注研究喜剧理论,并将事业重心放在了舞台剧上,他开始试着把自己的喜剧理论融入话剧当中,研究和实践喜剧的多种可能。2001年,话剧《托儿》获得巨大的商业成功后,陈佩斯接连导演了6部话剧,堪称喜剧舞台上的“学院派”。

从上世纪70年代的喜剧影视演员/导演到80年代春晚舞台上的小品演员,再到新世纪的话剧演员/导演,陈佩斯在一线实践中积累沉淀了专业系统的喜剧理论,并以多年舞台演出经验支撑辅助理论的完善。同时,还开办大道喜剧院致力于培养喜剧新人。

陈佩斯导演、主演《孝子贤孙伺候着》剧照

陈佩斯表示,自己更愿意做一名踏踏实实的手艺人。如何在中国做好喜剧,是他一生研究的课题。

影视、小品,话剧辗转半生,他是真正扛起中国喜剧旗帜的大家。

“学院喜剧风”VS“草根实用风”

与现今流行的快速笑料、包袱堆砌起的喜剧/闹剧不同的是,陈佩斯所一直尊崇与实践的喜剧不靠屎尿屁和谐音哏,而靠错位、误会和反差出笑料,他在银幕上塑造了一系列滑稽、笨拙但本性不失善良的小人物,因此这些故事和人物也常有被命运摆弄的悲剧内核。

在他的理论体系中,喜剧看“剧”,剧本故事的编排和演员的表演能力同样重要。在《金牌喜剧班》中点评学员作品时,陈佩斯也带着充分的导演思维,将剧作和表演分开评判,真正从作品出发、从演员出发,按照精品喜剧的标准提要求,扎破表象,一针见血。

基于多年的舞台功底和对喜剧技巧的独到见解,他在创作中讲究传统戏剧的章法、完整的故事构思与框架结构。注重喜剧技术和结构,在《金牌喜剧班》的舞台上,他反复强调所谓“剧”就是冲突,是有人物、有故事的冲突,喜剧效果要从性格里生成,从事件里生成。从人物性格出发去设计动作和行为,“因为之前的性格,才有后面的故事”。

从人物性格出发,才能在冲突的层层递进中强化喜剧效果,而让观众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在人物身上。所以,喜剧表演过程中,演员进入人物状态,带领观众体味故事人物内心的变化,通过人物内在逻辑说服观众,才是高级的喜剧技巧。

陈佩斯在节目中的点评专业度高,句句干货。这都是基于他对戏剧创作规律的通透理解,也是《金牌喜剧班》与其他喜剧节目形成风格差异,拉开差距的亮点所在。

事实上,无论插科打诨,嬉笑怒骂,喜剧并非简单的噱头、笑料的堆砌和博人一乐的形式,而当下的喜剧创作则如陈佩斯所言太过于注重结果和抖包袱,创作中关于结构和人物的思考都要让路于笑声和笑点的创造。急功近利追包袱,不去好好结构故事。

“创造笑声是我们的一个出发点,但不是创作的手段。”

“老是用包袱来评价一个作品,我觉得这是本末倒置,这个方向特别不好。它使我们的演员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都非常急功近利,很多演员眼睛里不看人,也不感受对手,这个角色不感受那个角色,各演各的,这些缺陷就固定下来了。”

可谓发人深省。

喜剧版《演员请就位》,

能成功传承喜剧“专业”吗?

那么,这档吸引陈佩斯时隔二十余年再度回归的综艺,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吸引力?

最重要是喜剧精神的传承。在节目组的设定中,《金牌喜剧班》希望通过陈佩斯、郭德纲、英达三位顶尖喜剧前辈的坐镇,向新人传授喜剧态度,为喜剧新人指点迷津,力求将喜剧文化高质量传承下去。

节目呈现的喜剧形态也很丰富,除了传统的小品、相声,还涵盖戏曲小品、音乐剧、木偶戏、魔术戏剧、吉剧、谐剧、京剧等,多方位呈现喜剧的智慧与魅力。

选手层面,观众也看到了更为多元化的喜剧新人,既有董建春、李丁、张聿、霍星辰等新锐相声演员,也有高海宝、李海银、刘思维、许慧强等专业喜剧表演者,这些学员都基本出身专业,也都奔着更为专业的目标而来。

目前在播的入学考核有点像喜剧版《演员请就位》,据悉,学员通过第一阶段的入学考核进入心仪班级之后,录取学员们将正式开始跟班学习,观众可以看到导师们各具特色的喜剧教学,如陈佩斯的喜剧公开课、郭德纲回归传统的撂地演出以及英达的沉浸式排戏体验。导师们通过手把手的调教,带着学员们进入真实的剧场拉练和试演。

希望这种赛制的设计能让每个参与进节目中的学员逐层深入,都能有所收获,市场经过数档喜剧类综艺的试验,太多节目打着艺术的旗号,做的其实是“商业”,从目前播出的几期节目中看,《金牌喜剧班》做的是“专业”。

节目总导演董晓峰在采访中表示,《金牌喜剧班》要做的不只是搭建一个让观众发笑、让从业者表演的舞台,更重要的是“把行业的格局放大,破除类别之间的边界,通过不同标准的争鸣和学员门类壁垒的破除,让喜剧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形成全行业与全社会一同做好喜剧的协同力”。

当下,喜剧综艺越来越难办。这是无需讳言的现实,《金牌喜剧班》引入师承概念,将舞台竞演与养成真人秀相结合,展现喜剧前辈培养传承人的全过程,让观众感受到全新的喜剧力量。希望这场喜剧实验能切实扭转一些当下喜剧市场的浮躁氛围,借助师承力量,踏实尊重专业。

0 评论: 0 阅读: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