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悲剧核心人物只有一个,那个人是顾森湘

动感时刻 2021-02-23 12:17:13

悲伤逆流成河》这部电影 ,每个人都只能慢慢看着自己腐败。”一样。情节中间插入的女主妈妈的死,虽然与前后环节无关,但实际不仅加速了悲剧的进展,更让悲剧本身变得愈加沉重。而在电影中,非要说悲剧的话,在我看来,电影的悲剧核心人物只有一个,那个人是顾森湘,而不是女主,因为电影中的女主最后走出了心理阴影并过上了没有暴力的生活。如果电影里有悲剧桥段的话,那么我觉得也就只有顾森湘的死能被称为悲剧。没有人在乎森湘的死活,他们只在乎,可不可以用这件事来攻击主角。

对,主角也不在乎,她只在乎森湘的死是不是和自己有关。打着关怀与悼念的旗号干校园欺凌与反欺凌的事,我打心底里心疼这个狗肉铺上的羊头。然后最后,男主和森西走出阴影,女主重新找到自己的人生,女主一家和男主一家都走上正轨。森湘呢?还是没人记得她,作为这起校园霸凌最大的受害者之一,在电影末尾一句话都没提到,真的可以吗?而且从情节设定上,相比于小说的作案手法,电影里的作案手法简直是小学生手法,除了公布病情这件事做得太狠了以外,其他的泼水、红墨水、倒菜、丢书包,完全是小学生手法。

而且这个欺凌来得不明不白,因为女主患上性传染病所以就要欺负女主?这个逻辑我自己觉得来得不是很顺理成章。而在反欺凌的过程中,反而女主下手要狠得多:往眼睛里抹药膏、用高压水枪冲欺凌者等等……当然我不是想说一定要看到校园暴力到什么程度我这个心理阴暗的人才能接受,是因为我个人觉得这种文学作品的表现效果应该高于现实,你让看了这个电影的没有受过欺凌的人怎么想:“哦,原来就是泼泼水洒洒红墨水倒倒菜,反正还能欺负回去,哪来的心理阴影?”。

甚至片尾带来的真实案例都要比电影更触目惊心:“到处写满了‘你怎么不去死?’,所以我半年不敢出门”“同学扇我耳光,扇断了我的耳骨,我至今听力都有问题”。我觉得不说高于生活,起码把生活中的真实案例严重程度表现出来才能更好地强调防止校园暴力的问题,电影里我最接受不了的几件事情几乎都是靠女主一个人喊出来的,“被往嘴里塞粉笔灰”,“打火机烧头发”,“一群人上来扒光衣服”……我觉得要么不表现,要么就一起全表现出来,表现出来的肉体伤害隔靴搔痒,表现出来的精神伤害全靠女主哭来体现,看完电影回过头来想想能共情。

但是凭自己努力主观代入来的情感,凭什么算电影塑造出来的呢?我希望看完电影以后,观众能够意识到校园暴力的最重要问题不是“别人欺负我”,而是“有人欺负我,而我,根本无法还击,甚至无法获得来自自己或者老师、同学的保护,而且这件事情对我造成了较大的身心伤害”,毕竟因为,我觉得“别人欺负我,最后我欺负回去让他们跪地求饶”,这叫校园斗殴,大概不太属于校园暴力的范畴。可以说,电影反馈的是校园暴力中受害者比较好的情况:“有人帮忙报复回去,一切都结束以后能够回归正常生活”,那些没有人帮忙的呢?那些无法回到正常生活的呢?

和《亲爱的》相比,同样是普法电影,我觉得《亲爱的》的层次远远比《悲伤逆流成河》的层次要高,除了演技以外,我觉得更多的是表现内容上的问题,《亲爱的》几乎表现出了每个角色的无奈和沉痛,连次要人物的悲痛(无法办理二胎手续)也能触人心弦,这种感情丰富和复杂,甚至有让观众模糊立场的能力;而《悲伤逆流成河》只让人们从女主一个人的经历中收获到了母爱的温暖、爱情的力量、神秘邻居小哥的默默支持与青春奋斗少女的自强不息,也确实模糊了观众的立场,看电影之前我觉得校园欺凌者都该死。

看完以后觉得:哦打回去不就完了?但说实话,打回去?呵,不可能的。我小学的时候也有被欺负到几乎每天被堵在一条路上被拳打脚踢的经历,以至于一段时间一直不敢从那条路回家,从那条路回去连肚子上都是鞋印。我今天看完电影只会觉得当时我能欺负回去,但事实显然就不是那么回事。正能量从来不会有什么问题,但在普法电影里这种操作只会让我觉得有些不伦不类,没有悲伤和痛苦就不会有反思,而只靠女主一个人没完没了的独白的悲伤,是无法汇集的,更没有逆流成河的力量。

0 评论: 0 阅读: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