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行俭早年登科,十年未曾重用,他缺的是古代官场的拜山头吗?

娱乐杂货铺的掌柜 2021-02-05 19:16:25

裴行俭与琉璃结缘于寺庙。那时的裴行俭是个学子,也学了武技,可以说是个文武全才。

琉璃也才七八岁的年纪。由于琉璃的母亲,不让琉璃学女红及制衣技艺。小琉璃只能偷了母亲不常检查的钝金针,学着刺绣。即使这样也难掩琉璃的刺绣天赋,一方手帕上的花朵足以乱真。

裴行俭欲拜苏定方将军为师

可巧的是,苏定方与寺院的老和尚经常下盲棋。裴行俭就日日候在寺院山门外,希望有缘可以与苏定方将军学习武艺和行军布阵的韬略。

琉璃所绣的绢帕被风吹走,落在了树枝上,足以与花朵媲美。

这本是没有相干的两件事,却因为裴行俭要拜师,而缠绕在一起。苏定方将军不想收徒,裴行俭却很想拜师。老和尚为了妥善解决此事,就提出让裴行俭显示一下百步穿杨的箭技,射一朵花下来。谁成想裴行俭射了一朵假花下来。错失了机遇。

第二次,苏将军又与老和尚下盲棋,裴行俭在大殿的梁上等待与将军偶遇的机会。不料碰到琉璃来为母亲安氏求签,以辨别吉凶。裴行俭见琉璃可怜,便替她改了签运。不成想错过了将军出关的时机。但此时,苏将军也看出裴行俭是个可以栽培的苗子,同意收他为徒。

武府救琉璃

裴行俭暂住在武府等待科举考试。琉璃被母亲安排到武府,替武才人修改吉服。裴行俭看见了琉璃就是绣花朵手帕和寺庙许愿的小女孩。她又与武才人相熟,倍感亲切。不料想,几日后,琉璃母亲安氏出事,武才人拜托裴行俭救这个小女孩。

然而,追兵实在追得厉害,琉璃将金针抛在另一个箱子里,自己割断绳索,被抓住了。随之,她被带到掖庭,同母亲关在一起。后被不禄院的孙内侍所救,在宫中生活了十年。

十年后,仍然在四门学

裴行俭参加科考,考上了四门学,做了四门学的学子。十年间,依然在四门学,没有做官或者被举荐。

裴行俭综合素质还是很好的,无论是从文学方面,还是武艺都是上乘的。但是,这十年他不但夫人去世,还落了个天煞孤星的称号。在四门学中,只有一两好友,完全混不开。

而同时在四门学科中的薛旭,却境遇不同。这个薛旭喜欢拜山头,看见哪个博士在朝中的实力雄厚,便拜在谁的门下。裴行俭仍然是个学子,薛旭却已混成了助教。

纵观两个人,就不难发现,裴行俭更注重真实才学,更有家国情怀。薛旭则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只要对自己有利,脸面和气节根本不算什么。

由此可见,两个人行的是不同的道,这就注定了裴行俭在仕途上上升得要慢,甚至维持原地踏步的状态。

裴行俭的奇遇

太子李治偶然酒楼写了诗句,裴行俭在诗句上做了藏头诗,而得到太子赏识。结合自己多年考试,不被朝廷重用的经历,向太子举出了唐朝科举考试的弊端。太子觉得有道理,写了奏章给皇帝,并得到了嘉奖,极力改革科举。

但是,这样做就会损害世家大族和权贵的利益,以曹王为首的四门学其它人,似乎存在阴谋。多次动用兵部运送名为纸张的货物,到四门学校库房。裴行俭和好友夜探库房,发现曹王私运甲胄。欲给太子报信,但苦于没有联络方法。

后记

历史上的裴行俭,是隋朝礼部尚书裴仁基的次子。唐太宗时以考明经中科举,走的确是参军之路。历任左屯卫仓曹参军等武职,影响了后世科举选士。

在《风起霓裳》中的裴行俭,应该是还未被重用的时期,他的发迹来源于李治的重用。此时,裴行俭的能力和行事风格还是比较稚嫩,还未成熟。既然已经知道曹王私运甲胄,按大唐律法当属谋反,却没有办法将消息及时传递给太子。

纵观裴行俭的这十年作为,他不是不努力,而是他的才能都在明处。他有学识胆魄,也有用兵的将帅之才。他唯一欠缺的就是古代官场上的“拜山头”,俗语中的“找靠山”;缺乏关系网络,当大事发生时,没有办法及时传递消息和控制局面。

古人讲究人情练达,裴行俭只是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人,比较能一起共事。对于那些道不同不相为谋的人,却没有很好的维持人情,这也是十年间未得升迁的原因。

但是,往往正是裴行俭这样的人。用好了就是将相之才,加以磨炼可成大器,就看能否遇到伯乐,相中这匹千里马?

0 评论: 0 阅读: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