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昆周炜师徒同台,师父对徒弟作出警告,可以隐喻当红的相声演员

北展溜溜球 2021-02-23 17:41:43

央视相声大会最后一日,姜昆周炜师徒再同台,大轴表演了相声《我要当一线》。这是姜昆不多见的尝试用相声剧的方式,在节目中,姜昆直截了当地表达出了自己对徒弟的观点:

“今天跑到电视主持,明天给人当嘉宾,后天给人当导师,还拍影视剧。”

不仅是为了节目效果,也是为了师父顺便敲打一下徒弟。姜昆一边批评周炜不务正业,渐渐的放弃了相声表演,在相声之外做的杂事太多了,一边又特别叮嘱一定要保住相声基本盘。

要说姜昆先生的徒弟可不少,但是知名的徒弟并不多,就像是其徒孙曾经所说:“我师爷的徒弟是各地的曲协主席。”就如唐爱国,靠一段《懒汉糖葫芦》出名,直到现在的作品也只有一段糖葫芦。

而拿得出手的也只有一个周炜,说起周炜的拜师经历,也挺离奇。毕竟相声界攀辈的居多,自己降辈得挺少。这里的攀辈降辈指的是跳门之后,有些因为年龄原因或是其他原因主动降辈的,我们后面再提。

周炜先是拜师唐杰忠,后又拜到了姜昆的门下,此后上春晚、做节目倒是应接不暇,跳门的意义也就吐露无疑了。

对于师父的苦口婆心,徒弟周炜似乎并没有听进去,转而要投奔到刘欢那里,想要做一个歌唱家(节目效果)。

不能为了一个节目而演一个节目,而是要演一个节目要有一个节目的意义。能把节目立得住、站得稳,观众记得住、想要看才是一段好作品。但直到现在,周炜没有一段代表性的作品,这似乎成为了一种悖论。

能想到的,大概是群口相声《专家指导》,还有经常能看到的一个《我要上春晚》,其他的作品很少见,甚至看不见。

当然,我们这里说的没有记得住的作品,并不是全盘的否定。近年来,周炜跟随姜昆经常出现在公益演出的舞台之上,为边远地区的民众、驻守边关的将士带去欢乐,这是非常值得尊敬的一件事情。

这里也牵扯到了所谓主流演员毫无作为、商演比较的话题。可以说,这种观点并不准确,因为有的东西是需要人无偿去做的。

就如同公益演出、慰问演出一般,所给的津贴并不多,没有一个私营的团体公司愿意去做,这里就要国家扶持的机构去做。

如今的相声是虚假繁荣,而这种虚假繁荣也成为了大批相声演员参加其他活动捞金的一个客观原因。

所说的虚假繁荣,并不是说相声的受众狭窄、听相声的人少。而是演员不再琢磨作品,也就是姜昆先生在作品中提到的相声盘。可以将其理解为传统相声的功底,也可以将其看作是相声创作的方式。

诚然,如今相声很火爆,但没有立得住的作品,也就是广为人知的作品,这也是说虚假繁荣的原因。如果要说妇孺皆知的作品,苗阜王声的《满腹经纶》算一个,但也被一些人抨击的体无完肤,这是悲哀。

其他的可以立得住的作品,尚且等时光来创作,至少现在还没有。无论是所谓的主流也好,非主流也罢;德云社也好,青曲社也好,还是其他的团体也好,所有的相声作品都是听完乐呵乐呵,完全达不到百听不厌的状态。

姜昆先生对周炜的期待劝诫、表达相声盘的概念,其实可以算是对所有演员的要求。

在德云社的影响下,相声火了,但观众变了。从爱相声的观众转变为大众,受众面的广泛也带来了相声概念的更替,这也就成了相声发展、相声复古的一个阻碍。

在保证相声火的同时,期待走向繁荣的作品出现。

0 评论: 0 阅读: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