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目:专访|《唐人街探案3》编剧策划徐子豪:影视创作需要笔缘

好剧邦特约作者小可 2021-03-02 17:48:45

由陈思诚执导,王宝强、刘昊然领衔主演,妻夫木聪、托尼·贾、长泽雅美主演的悬疑喜剧电影《唐人街探案3》目前正在全国各地热映中!截至3月2日,《唐人街探案3》票房已突破43.35亿!

电影讲述了继“曼谷夺金杀人案”、“纽约五行连环杀人案”后,“唐人街神探组合”唐仁、秦风被野田昊请到东京,调查一桩离奇的谋杀案的故事。

本次好剧邦邀请到《唐人街探案3》的联合创作者之一徐子豪,来和大家一起聊聊这部影片。

《唐人街探案3》本该作为“唐人街宇宙”系列在2020年春节档盛大回归,但由于疫情的原因,电影比原定时间晚了一年,在2021年春节档才与观众见面。作为影片的创作者之一,徐子豪心里的失落不比影迷们的少。

“失落肯定是有的,去年原本按导演的规划,《唐探》网剧刚刚播完,《唐探3》作为压轴发挥出的Ip势能会更大。时隔一年上映,观众的期待值持续递增,这也可能因期待过高导致反作用力。”

“疫情当前,各行各业都有损失,电影产业只是其中之一,我觉得在这个时代还是享受变化吧,很多东西的价值是在流动中渐渐显现的。”

IMAX摄影机是世界上分辨率和动态范围最高的摄影机之一,对光线和色彩有着惊人的捕捉能力,被视为电影的“黄金标准”。

《唐人街探案3》的全片采用了ALEXA IMAX摄影机进行拍摄。这也是继2018年《复仇者联盟3》开创先河后,全球第四部全程使用这项技术的电影。作为剧本创作者之一,徐子豪表示,自己对电影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是很惊喜的。

“思诚导演的把控能力很强,不输好莱坞导演。我当时去东京探班学习了一段时间,整个拍摄过程默契度极高,《唐探3》在国内工业化探索上做了很好的榜样。”

高配技术的使用,让电影元素呈现“唐探宇宙”独有的风格。

“普通观众可能不会在意一部电影背后的东西,但往往是背后的东西决定了未来我们能看到什么样的电影。”

徐子豪在年少时便开始创作,大学时却没有选择文学类的专业,反而学了动画与游戏。虽然专业本身和编剧行业有一定的距离,但是与生俱来的无畏让他无视这些理论距离。

“我认为创作不是学出来的。通用的技巧那几本书都有,持续的积累,对生活的观察我也不想赘言,但要在这个行业立足必须要有点‘不一样’的东西。”

徐子豪与创作的渊源始于小学时期,那是一次用想象力开启的冒险之旅。

“最开始小学的时候是创办一个纸上游戏,被老师封杀以后开始写小说,发现想象力能一下子聚拢很多人,那个时候电影还很遥远。高中考学,本来是学美术,跨专业考取了中戏和上戏的戏文合格证,然后注意力才渐渐引导到了影视上。”

“后来选择去海外游学,也着重将几种艺术形式都兼顾了。其实,无论美术、文学都是承载想象力的形式,最关键的还是开放的心态和视野。所以,我觉得不仅仅是学什么的问题,是思维方式的问题。”

“或许影视行业是不那么依赖文凭的行业,简单说你学什么不重要,有才华的不一定是最终能创作电影的那个,不像理工科,这是一个标准并不统一的系统。”

“‘所有称之为艺术的东西都需要天赋’,电影不仅仅是艺术,在这样一种合作的体系里,最重要的还是找准自己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所以说到底还是自知。”

在《唐探3》剧组的每一天都让徐子豪印象深刻。他将这称之为“情怀”。

“我们这代人的童年是被动漫文化喂大的,东京又是亚洲流行文化的开拓地,再加上侦探这种冒险元素,导演给了一个明确的方向,你就能把自己擅长的东西涂抹上去。”

徐子豪在和陈思诚导演的合作中收获良多。

“总结下来有几点。一是决断力。思诚导演特别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执行力很强,不会被完美主义绊住,而是寻求卓越。影视行业项目存活率不高,很多项目周而复始,花了很多无用功,但导演就很明确,勇于取舍。”

“其次是视野。电影是创作、统筹、协调、整合的艺术,思诚导演是有大格局的前辈,聚焦的不仅仅是电影本身,还有一系列产业布局,价值观输出的考量,换句话说,是站在行业之上考虑问题。”

“最后是少年气。我一直记得第一次跟导演见面,两个人在咖啡厅包厢聊了很久,思诚哥很真诚地分享了对行业的愿景,一直在挑战自己、开拓新的东西。导演其实一直是心思细腻的大男孩,很尊重年轻人,你的每一个诉求都会被认真对待。”

电影创作是一门讲究的造梦艺术。对于电影创作,徐子豪分享了自己的理解。

“电影就是政治,导演就是政治家,风格是他的执政观念,团队是他的嫡系部队,资本是他需要甄选的靠山,观众是他需要赢得的选民。”

“我们交流的前提,是对同一件事物的价值判断是一致的。”

“归根结底,创作能一下子连接很多志同道合的陌生人,在我看来它是一个吸引同类的场域。相对其他行业,电影的总产值其实并不高,投资风险也很大,为什么这么多人还是前仆后继,是因为它脱离现实的那部分,也就是理想主义的那部分。”

“影视创作需要笔缘。大家都说文无第一,我个人觉得创作好坏是有标准的,同一场戏怎么处理有高下之分,除非是李白和杜甫两种风格的差异。我也有过年少气盛,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

从年少时,徐子豪便期许能够突破想象力的界限。他的初衷,似乎一直都与冒险、造梦有关。

“个人比较擅长悬疑、喜剧、科幻类的,开脑洞的题材,世界观具备延展性的故事。前者大众接受程度高,后者能持续给观众新鲜感,这两点对于文化产业太重要了。”

“除了还在接触的电影项目,今年我有个系列作品的出版,讲的是一群鬼才之间的对决。我觉得文娱世界是一个特矛盾的地带,它能迅速让人跨域阶级,又鱼龙混杂,有英雄主义,又有权谋算计,而这一切的底色又是最纯粹的造梦。”

“电影作为大众艺术,主流的认知很重要,文化产业是植根精神领域的,最终输出的其实是影响力,我把这个东西称之为‘文化势能’。有时候为了取得最大公约数的认知,创作者的第一课就是做取舍。”

“所有的事首先是认知的问题,其次是路径的问题。站在外面看,不就是一部电影吗?电影到头来也只是一种路径,生活比电影重要得多。”

目前《唐人街探案3》 正在全国影院热映中,想要了解有关影片的更多精彩内容,可以去影院多多支持哦!也期待徐子豪可以为我们带来更多的优质作品。

0 评论: 0 阅读: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