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25岁侄儿和23岁婶婶相恋,结局1疯1死,原因不止是性

我们的赫拉 2021-03-05 14:07:56

2010年,泰国电影永恒》上映,这部电影根据作家马来.初皮尼小说《天长地久》改编,原来的译名是《天崩地裂》,后改为《永恒》。

这部小说曾被四次拍成电影,其中2010年版的电影永恒》获得了第13届法国多维尔亚洲电影节最高奖“金荷花”奖,并且受到国内网友的热捧。

小说原著以侄儿和婶婶的畸恋为话题,以出乎意料和惊悚的结局吸引观众的目光,但是在表层伦理恋的透视下,却道出关于社会伦理,爱情,婚姻相关的思考。

这段畸恋,无关“性”,而是围绕伦理道德,关于自由和自我的畅想,跟现实的碰撞,引发出的悲剧故事,折射出一系列现实问题,引发深思。

1.玉帕蒂的出现,引出“侄婶恋”的开端

木材富商帕博一生风流,娶了无数个妻子,直到50岁也没有子嗣。家里有个侄儿,叫孟尚。从缅甸大学毕业后,就被安排在家族打理生意。

帕博对侄儿视如己出,传宗接代的任务都落在侄儿身上。于是,他遍布贵族高层,希望为侄儿寻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

就这样,他在一个舞会中认识了年轻美艳的玉帕蒂,玉帕蒂不过23岁,独立,能干,美丽,超脱于本国女子的羞涩,她成熟干练,西方化的魅力瞬间征服了年过半百的帕博。

帕博富甲一方,虽然年纪足可以当玉帕蒂的父亲,但是在当时泰国的乱世之中,玉帕蒂渴望离开城市,寻找一方净土,所以答应帕博的求婚,回归田园。

就这样,帕博带着玉帕蒂回到了乡下,并隆重为孟尚介绍自己的妻子。还告诉孟尚,要像爱自己一样爱玉帕蒂

单纯的尚孟答应了,25岁的尚孟是一个沉迷于书本的人,他不谙世事,单纯简单,对男女之事并无多大兴趣。

帕博还要求尚孟多陪玉帕蒂逛逛,熟悉环境,就这样,玉帕蒂和尚孟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在山上观看风景时,玉帕蒂问尚孟:“你有什么梦想吗?”

尚孟开心地回答:“希望国泰民安,每个人都能获得幸福。”

但玉帕蒂却笑了,经历了世事变化的她,却被一个单纯的男人吸引了。

帕蒂原本出生在一个小康之家,生活优渥幸福,但是在她12岁的时候,父母因意外身亡,她就失去了依靠,被送去了修道院。

因为缺乏安全感和爱,她早早结婚,嫁给了一个外国军官,可惜丈夫只贪图鱼水之欢,并不是真心爱她。

她遭受到一系列重创后,虽然年纪不大,内心却是千疮百孔。她的外表是优雅美丽的,但是内心却满目疮痍。所以她才会选择年老的帕博,寻求物质上的保障。

单纯的尚孟吸引了玉帕蒂,因为在他身上,她看到了当初的自己,尚孟喜欢看书,她推荐了2本书《先知》和《玩偶之家》,意图启发不谙世事的尚孟。

尚孟读完这2本书后,跟玉帕蒂交谈了起来,玉帕蒂以书中的语言启发尚孟,表明自己有追求自由的决心,她从书中得出了一种自由世界,不拘泥于伦理和道德的乌托邦。

这种追求自由的思维吸引了尚孟,他们发现彼此有共同爱好,于是越发亲近。在这种微妙的关系中,玉帕蒂决定主动僭越,挑战世俗伦常,就这样,一段畸恋开始,尚孟很快就被玉帕蒂吸引。

但是尚孟却不敢僭越,这种欣赏和喜欢放在心上,而不敢表达。

2.一出“温泉救美”,道出亲密关系的失衡

一天, 玉帕蒂去村外温泉沐浴,尚孟听到有老虎进村的消息,他担心玉帕蒂有危险,赶紧前去搭救,在玉帕蒂的诱惑下,彻底僭越了。

帕博去外地出差,他俩多了很多独处时间,下人知道了他们的事,主动找到尚孟,委婉劝说,却遭到了尚孟的呵斥。

帕博归家,听到下人诉说他们的事,大怒,重重惩罚了下人,为了验证自己的推测,他佯装出差,半夜却折返,亲眼见证他俩的亲密关系。

盛怒之下,他把玉帕蒂和尚孟锁在一起,起初,尚孟和玉帕蒂是欢喜的,在爱情的支撑下,如此密不透风的亲密关系让他们倍感愉悦。

可是时间一长,这条锁链带给他们的困惑也很多,尚孟想看书,玉帕蒂想去山上溜溜,两人互不相让,发生争吵,诸如此类的争吵多了,两个人倍感疲乏,再也没有当初的激情与快乐。

这条锁链成了维持爱情的契约之链,同时也制造了诸多矛盾,让陷入爱情的男女发生了争吵。

这条锁链也意味着彼此要在一米距离内,毫无保留地接受对方的一切,爱情神秘的面纱被打破了,深藏在玉帕蒂和尚孟内心的爱情畅想和欢愉,也因为现实被粉碎了。

他俩哭着去恳求帕博解锁,表示自己做错了,愿意付出一切弥补错误。但是帕博却给出了一个解决方案,那就是盒子中的一把枪。

这意味着死亡才是解脱,尚孟看到如此场景,开始责怪玉帕蒂,后悔自己的行为,他大哭着说道:要不是玉帕蒂,他都能当上总督的女婿。

尚孟觉得生无可恋,决心自杀寻求解脱,他告诉玉帕蒂,要好好活下去。

但是第二天醒来,发现玉帕蒂已经自杀身亡,他吓坏了,寻求帕博的解锁,却被帕博无情拒绝。

就这样,尚孟在惊吓中彻底疯癫,但是帕博却依然不为所动,任凭家中下人如何求情,都不肯为尚孟解锁,他说道:他会养尚孟一辈子,宁愿他这么疯下去。

3.电影给人的启示

这段畸恋的结果就是一个死亡,一个疯癫,这就是个爱情悲剧。当玉帕蒂内心构筑的理想世界与现实发生冲突后,渐渐地她就明白了自己的错误。

她从幻梦中惊醒,彻底顿悟,也因为尚孟的抱怨和嫌弃,放弃求生,离开这个世界。一直以来,她独立自信的外表,只是西方教育下的表象,实则她的内心敏感脆弱,所以当尚孟寻求外人解锁后,她不止一次的问尚孟是否会抛弃自己。

她甚至主动放弃解锁的机会,只因为担心跟尚孟分离。后来,她逐渐认识到一切都源于想象,而缺少对自我和生活的真正反省。

她勇敢独立的外表,其实并没有真正自信的精神内核。泰国文化中女性的柔弱和卑微仍深藏在她心中,她仍然认为寻找救赎的方法就是通过男人,不管是帕博还是尚孟,她都寄予希望。

嫁给帕博,是为逃避曼谷压抑的政治环境和动荡不安的社会局势,而寻求尚孟的爱情,是出于对自由和爱情的畅想。

对婚姻的依附,是寻求物质保障。在感情上的依附,寻求想象中的自由。她失去了自我,而最后如梦初醒,大失所望。

纪伯伦的书《先知》是这么描绘爱情的,耳鬓厮磨中为彼此留出一些空隙,让天堂之风在你们中间起舞。彼此相爱,但是不要让爱成为桎梏。

而易卜生的《玩偶之家》中写道:原本生活幸福的女主娜拉,在觉察到自己和孩子实则是一群被层层控制的玩偶之后,毅然决定出走,在出走后得到了新生。

以她的聪慧,模糊地从这2本书中提取到自己渴望的东西,曲解了自由和自我的理解,也忽略了自我和真实生活的思考。所以她跟尚孟有如此结局,也是意料之中。

帕博深谙一切,所以将这个最沉重的惩罚永远附加在他们身上,也不会给他们改正的机会。

帕博在远离城市的森林里,独揽大权,铁链成为维持夫权秩序的工具。

原书中是这么描绘帕博的,他性情好,有人缘,但发起脾气来像头老虎,人见人厌,但有时也心胸狭窄,残酷无情,像个土匪,工头动手打工人,他可能不由分说开除,但要是工人不听话,他也会拳脚相加,帕博这个人,可以说,既有菩萨心肠,又像土匪一样残酷冷漠。

帕博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直到最后,他也不肯原谅他们的背叛,宁愿尚孟疯傻一辈子,也不为他解锁。

就像电影中描述的:每晚都会听到尚孟的哀嚎,又像在哭诉,向世人诉说自己的不幸,也是用自己的事告诫世人,违背伦理道德的爱恋终究没有好结果。

关注@我们的赫拉,分享影评,书评,感谢关注。

0 评论: 1 阅读:438
评论列表
  • 2021-03-06 10:08

    看过这部电影,结局是一个开枪自杀,一个被女人死后的样子吓疯了,这是爱情么?女的是真爱,男的却是被诱惑,爱情也会消失,只有人自身强大才能占胜心魔,女人把希望寄托在男人身上收获的一定是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