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议电视剧《赘婿》的剧情和同名小说的内容

水皮论语 2021-03-05 12:36:54

36 集《赘婿》电视剧根据阅文集团起点中文网作家愤怒的香蕉同名小说改编,总编剧:秦雯,编剧:赵启辰、顾峥兴、杨雨晨、陈金鹏、纪桑柔、丁璐、张云宜。导演:邓科,由郭麒麟(饰演宁毅)、宋轶(饰演苏檀儿)领衔主演。由王丽娜(饰演丫鬟小婵)、蒋依依(饰演刘西瓜)、胡丹丹(饰演聂云竹)、曹曦月(饰演元锦儿)、尚语贤(饰演陆红提)等主演的古装轻喜剧。

36 集《赘婿》电视剧于2021年2月14日20点在爱奇艺网络平台首播。在同名小说里以上几名女性按先后次序,都成为了宁毅的小妾。

长篇网络小说《赘婿》描写的历史背景——北宋末年时期的故事,因为《赘婿》小说里面有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里面描写的——林冲、宋江、还有北宋末年汴京名女李师师等人物。请看——第436章 《噩梦终末 冰凉一叹(下)》“平淡的话音落下,宁毅跨出一步,一刀刷的捅进宋江的肚子里,然后握住刀柄,猛然拉了上去。所有人的注视下,火光中,鲜血喷上天空。”

12世纪,居住在中国东北松花江流域的女真族建立金国,先后灭掉辽国和北宋。宋高宗赵构建立起南宋王朝,后来定都临安(今浙江杭州)。但是《赘婿》小说中的南宋人物岳飞和秦桧。为什么作家愤怒的香蕉把北宋和南宋的历史人物混淆起来,这令我们读者很难正确理解作者的写作意图究竟为了是什么呢……?

从整部小说《赘婿》的上半部分的内容,还是可圈可点的,写得还是相当精彩!比如描写卖艺不卖身的美女聂云竹是如何认识未来的夫君宁毅的,小说先用隐居在江宁秦嗣源在秦淮河边一棵大树下,摆围棋摊开始写起,然后是——“一名穿灰白布裙的女子也出现了,手上拿了一把菜刀,锲而不舍地追杀那只母鸡,一人一鸡就在雾气里拼命打转,时隐时现。宁毅站在河边的树下,托着下巴看着这一幕。

看了这人鸡大战一会儿,就在他觉得那女人身材不错的时候,母鸡陡然一转方向,朝这边飞奔过来了,冲过宁毅身边,果断投河。

那女人也是一脸焦急地紧跟而来,原本晨雾很浓,宁毅站在一棵树下就不怎么起眼,那女子应该没注意旁边的人,眼见前方就是河岸,她一菜刀就劈了下去,这一刀很用力,女子口中还发出了“哼”的一声,但根本没有劈到,反倒是菜刀脱了手,哗地飞进水里。

宁毅被这一刀的果决气势吓了一跳,随后才发现女子的身体已经前倾出去,手臂挥舞着就要往河里掉,他下意识地喊了一声:“喂!”伸手一抓,抓住了女子的一只手,女子一回身,另一只手下意识地抓过来,宁毅手上正要用力将她拉回来,脚下的石块一松……。”

两人同时掉进河里,等宁毅把白衣女子聂云竹救上岸时——“女子已经喝饱了水晕过去,没了动静。“喂!”宁毅在那女人的脸上拍了好几下,那女人长发如水藻,看来凄凉无比,没有反应。

宁毅心中焦急,做了连续做了几次胸外按压,让她吐出好些水,然后去拍她的脸,发现仍旧没反应,捏住对方的双颊做起人工呼吸来。

做了好一阵,那女子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宁毅正要俯下身去,脸上啪的一巴掌响起来,晨风中这耳光清脆无比。那女子带着哭腔,嗓音凄凉:“登徒子,你……咳……你干什么……”抱住胸口拼命后退,她此时全身衣裙贴在肢体上,修长的双腿在地上蹬着,凄凉单薄,到有几分楚楚可怜的感觉。”

作者可能用不打不相识的铺垫——来显示宁毅和白衣女子聂云竹如何开始认识。“‘就知道是这样……’宁毅偏着头好一阵,跨下肩膀,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随后坐到后方的路面上。两人在河边大眼瞪小眼好一阵,宁毅抬了抬手:‘没事了吧?’女子瞪着他,不说话。

‘没事就行了。’自顾自地做了回答,用力从地上爬起来,宁毅撇撇嘴,转身往来的方向走去,凉风吹来,真是好冷。后方,那女子也是缩着身子坐在那儿,目送着他的身影消失逐渐在了道路的那头……”

但是在电视剧第五集里,宁毅出逃没多久,就看到一个白衣女子坠河,他见没有人注意到这边,想也没想就跳河救人,他救的人是独居的聂云竹,因为两人的衣服湿透了,便留下来烘干衣服。这种剧情设计显示了编剧的无知还是为了节省电视剧的制作成本呢?

我们知道不会游泳的女子坠河以后,被人救上岸由于灌了一肚子的河水,心脏已经停止跳动,应该开始急救对落水的女子进行人工呼吸等。假如落水女子聂云竹什么事情都没有,那么宁毅跳河救人就是为了英雄救美——泡妞吗?

中国古代封建社会规定——男女授受不清!一个独居的青年女子怎么会让宁毅去自己家里烘干衣服?孤男寡女同在一室,是违背了中国古代儒家礼教规定的。难道著名编剧秦雯的历史知识如此贫乏吗……?

在小说《赘婿》第二九三章 “我来接人”写得相当精彩!楼舒婉有一个当家主事的哥哥楼书望,和一个不学无术的弟弟楼书恒。请看——当宁毅微微皱着眉头踏上台阶时,楼书望也拱起了手:‘宁兄弟,今日之事……’宁毅有些冷然,但更多可能是无趣的目光,只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瞬,一面走他一面从身边一个人手中接过了弩弓,下一刻,弩弓对准楼书望的喉咙,扣了扳机。

噗——

‘啊——’

有人尖叫,满堂震动,宁毅踏入正厅,楼书望身体倒出两米之外,那根弩箭刺穿了他的喉咙,他试图伸手去捂,但鲜血同时从喉咙和口中冒出来,他望着天花板,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那个是宁毅,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明明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的,那个是宁毅,第一次见时,那不过是个入赘的夫婿的宁毅,明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正在做的,明天安排好的事情该怎么办,他不过是绑架了一个无足轻重的苏檀儿而已,明明是无足轻重随随便便杀掉也无所谓的……

楼舒婉尖叫着朝兄长冲了过去,但喉咙被弩箭刺穿,已经是无能为力了。

……楼近临咬了咬牙,参差的白发飘舞着,像是根根竖起,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就这样!?”那声音低沉如狮虎,不怒而威,饱含着老人心情中的压抑与血性。仿佛是被他提醒了一下,宁毅回过头来,举起了手中把玩了一会儿的火铳,随意地对准了他:“当然不止。”

就像是在要离开之前随手做完本就要做的事情。时间凝固了一瞬间。他举起枪,随意摇头,一面说话,一面扣动了扳机。

砰——

黑色的头发、白色的头发、红色的血、肉、骨骼,黑色的子弹、铁砂,飞起在天空中,朝后方掀了出去……

“不要——”

楼舒婉的声音撕心裂肺地喊了出来。这一枪掀飞了老人的头骨。宁毅方才只是简单地回答“当然不止”,举枪扣扳机,看着那尸体倒了下去之后,转身走开。楼舒婉奔向父亲的尸体,半途之中身体晃了晃,晕倒在地下。

然而在电视剧《赘婿》的第27集里,宁毅怒杀楼书恒和楼近临,却没有了小说描写中的血性!更加离谱的是编剧——让楼舒婉一个人深更半夜把楼家父子俩的尸体,搬运到了郊外的坟地,让一个古代的弱女子挖两个大坑,再把楼家父子俩的尸体分别埋进了土里,上土立碑竟然都是楼舒婉一个人所为……?

平心而论,让一个男性深更半夜在郊外的坟地里挖二个大坑,也是要累得够呛,更不要说让一个女子来挖二个大坑,还要回填泥土堆成二个坟?这样的剧情设计,真的让我们无语……。(文:夏金根/笔名:六盘水评论)

宋轶(饰演苏檀儿)

0 评论: 0 阅读: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