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林小娘到库狄家小妾曹氏,段位太高,缘何拿捏男人如此到位?

娱乐杂货铺的掌柜 2021-02-05 19:25:34

想到近代作家张爱玲,特别经典的在爱情中,男人对于女人心理历程的描写。那令万千人都熟悉的红玫瑰与蚊子血,白米粒与白月光的论断。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的林小娘,以犯官之女的身份,嫁给盛纮。入府之后,接连生下一儿一女,在盛府站稳了脚跟。每每以爱情的名义,套路盛纮,屡试不爽。

这位盛纮内心里的白月光,即便是娶了;在最初的岁月里仍然是白月光,丝毫没有变成白米粒。

《风起霓裳》中的库狄府曹氏,以小妾的身份嫁进,只生了一个女儿。曹氏便可以鼓动男人,休掉原配,霸占原配财产。她还用原配的名声和制衣技术,开了制衣店。在这一角色里,同是白月光的曹氏是怎样的做到的?

林小娘得盛纮喜爱,掌管家权

如果说年少时的林小娘是善良可爱的,心思单纯的喜爱盛纮,那么大家可能就会认可这个女孩子。实际上林小娘的父亲获罪,全家被赶出,她成了罪臣之女,走投无路之时,一夕之间便也长大了。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负重前行。本就是官宦之家的女儿,林小娘的相貌才情都是不差的;加之过早地接触了人生的磨难,便比那寻常女子更加活得通透。

她被寄养在老太太门下,便是不幸中的大幸。经历过苦难,便对身边人抓得愈紧,就如溺水之人,会拼命抓住附近的任何漂浮物。很不幸地盛纮,就成了林小娘的救命稻草。

林小娘了解盛纮是小娘生的,对于妾室有着天然的怜惜之情。她也知道盛纮的发妻,是高门大户嫡女,有着配享太庙的父亲,高傲骄躁。林小娘是知己知彼后,才与盛纮谈恋爱,填补了盛纮解语花的位置。

相对于大娘子的鲁莽暴躁,林小娘在处理事情上,圆滑稳妥,更得人心。这也是她能掌握管家权的原因。

库狄家小妾曹氏,挤走当家主母

要说《风起霓裳》中的小妾曹氏,相较于林小娘的官宦子女的背景,这个曹氏出身市井,并无根基。通过电视剧中的安大家生了琉璃一个女儿,曹氏也生了一个女儿,两个女孩相差不多,可以看出并不是安大家不能生育,才纳妾进门。

相反的是,正是安氏怀孕,库狄延中便迫不及待纳了个小妾。由此可见,安大家与丈夫库狄延中的感情并没有那么牢靠。曹氏也没有那么的白月光光环,有的只是相互需要。

当安氏陷入制衣骗局时,曹氏趁机怂恿库狄延中休妻,保障家族利益。这时的曹氏,心中是明白库狄延中的想法,趁人之危将安氏扫地出门。之后,曹氏霸占了库狄主母的位置和安氏留下来的首饰财物。

这个市井小民,将利益最大化。号称是安大家的传人,制衣技术高超,伙同自己哥哥开了一家制衣店,搞起了事业。虽然,制衣技术一般,但是人家会宣传,还搞得有模有样。

两位小娘最懂男人心

这两个剧中人物,生活在不同时代,也来自不同的家庭。此外,咱们不讨论人品和行为方式是否符合价值观,但就事件本身来探讨。

林小娘和曹氏,不同点很多,但是相同点就一个:懂男人心,摸得准男人处事风格。

林小娘从最初的了解盛纮的庶出子的身份,以及童年的悲惨遭遇,再到他天生对于妾室的好感。这个女人不简单,将自己的幸福投入到了盛纮身上,风险是有,胜算却很大。

林小娘知道盛纮注重官场,只要家里维持安稳,盛纮是不会深入探究每个人的生活。林小娘将自己伪装成爱比天大的痴情女子,温婉柔弱一心只在盛纮身上,满足男人的虚荣心。大娘子的鲁莽暴躁给林小娘制造了对比对象,正所谓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曹氏相较于林小娘的家长里短,显然来得更凶狠些。她出生于市井,抛却了官宦女子的风雅,有的只是关乎生存的算计。她比林小娘更深知生活的原貌,当她掌握到了安氏的危机,利用库狄延中胆小怯懦的性格以及害怕受到安氏连累的心里变化,准确打出了自己的重拳。

她鼓动库狄延中休掉安氏,撇清关系,保全家族。可谓替男人说出了心里话,做了恶人。但是,曹氏在库狄延中心里,却是落了个顾家的好印象。曹氏也坐稳了当家主母的位置,一箭双雕的好计策。

后记

观古人行事,涨自己见识。从小事中,也能发现洞悉人心作用。剧中人的人生,靠的是编剧的一支笔;现实的人生,靠的是自己的选择。

林小娘与曹氏,都是内心无比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人。她们在剧中的游刃有余,并非段位多高,计谋多么隐秘;靠的却是可以读懂别人的内心,调整自己的策略。

2 评论: 1 阅读:1723
评论列表
  • 2021-02-10 02:54

    看库狄琉璃这名字才知道原来风起是根据大唐明月改编的,原著名字多好,干嘛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