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霓裳》:刚出宫的琉璃傻白甜,怎么看都不违和?

娱乐杂货铺的掌柜 2021-02-22 20:55:54

古装剧《风起霓裳》中主角是库狄琉璃,原宫中尚服局安大家的独生女儿,从小聪明伶俐,自有刺绣制衣天赋。

与之相对比的是,母亲去世后在宫中度过10年的琉璃,再次出现在大家面前时,却是另外一幅模样,简直就是傻白甜。

这样的剧本很难令看过《大唐明月》的原著粉所接受,逻辑完全在这一段缺失。试想一个小时候就聪明通透的女孩,小小年纪就可以与武才人相谈甚欢,结为姊妹,颇懂人情世故的人。怎么会因为在宫中生活几年,就变得呆傻。最差的情况也就是原地踏步,难道心智还能缩回去不成。

幼年时代的库狄琉璃,天赋异禀

说起《风起霓裳》的选角,还是比较令人欣喜的。这部剧的导演对于不同时期的琉璃,选用了不同的演员来饰演。幼年时代的琉璃是由新疆的小姑娘爱克达来演绎的。她充满异域特色的脸庞,将幼年时代胡姬的神韵,完美地展现了出来。

少女时代的琉璃则是同样选取了新疆演员古力娜扎,同样充满了异域风情。

因为这部剧是讲述胡女琉璃制衣的故事,朝代背景是唐太宗统治的末年。唐朝的皇帝有着胡人血统,唐朝的开放和包容在历史上也是非常有名的,各民族齐聚长安。穿衣风格上,融合了多民族的特点,华美而多变。

幼年的琉璃遗传了母亲安氏的心灵手巧,耳濡目染中刺绣制衣的技艺,已经是上乘之作。此时的琉璃也不过七八岁的年纪而已。

在母亲的制衣店中,恰逢15岁的武才人来制作进宫穿的吉服。舅舅安四郎本不愿意接,谦虚地说本店只能制作民间衣服。他不愿从宫中出来的安氏,在卷入宫廷的腥风血雨中去。

但是,琉璃却巧妙地接过了话头,说自己母亲的技艺很好,可以试一试!也因此,年幼的琉璃与少女时代的武才人相识。在后期,进入武府根据武才人的身材修改领口;当武夫人质疑吉服上的图案为何只有一枝盛开的桃花?

年少的琉璃竟然说出了满树的花朵太过常见,一枝独秀的设计更加引人入胜,也代表了武才人在宫中是一枝独秀的存在。瞬间,武夫人便眉开眼笑了。由此可见,幼年的琉璃是聪明灵秀,善于理解别人的内心,又能及时安慰别人的小琉璃。

安氏因杨妃的新后官服案,徒弟卓锦娘陷害,被抓入皇宫掖庭受审。同时,卓锦娘为了得到安氏的制衣秘籍和象征最高刺绣制衣技能的“天下第一金针”,不惜赶尽杀绝闯进武府,抓捕年仅八岁的琉璃。危急关头,武才人将琉璃托付给裴行俭。

在自感逃脱无望的时候,小琉璃将金针悄悄放在另一个箱子了,然后自己割断转有自己的箱子,摔下马来。

小小年纪,紧急时刻还将母亲的金针妥善处理了,免得被坏人抢走。小琉璃有一种天然的沉着心思,遇事不慌是可以成大事的女孩。正是这种与武才人颇为相似的气质,两个人成为了很好的姊妹。这正是古人常说的“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的道理。

18岁出宫后的琉璃,单纯鲁莽,轻信他人

母亲安氏进行自我了断,离开人世;琉璃被托付给了宫中故人抚养,待到成年送出宫去。这便是琉璃在宫中的10年生活。她在不禄院的孙德成呵护下,小顺子的陪伴下长大。做的是不禄院的防疫医官。这是女扮男装的琉璃。

观剧过程中,古力娜扎饰演的长大后的琉璃,总给人一种这还是小时候的我们认识的那个琉璃的感觉吗!豆医官版的琉璃,行为乖张躺在棺材里装鬼吓唬小顺子;给死去的嫔妃制作衣物,毫不避讳。

还将母亲安氏的香囊丢了,在被卓锦娘捡到后,急匆匆地想要扔下卓锦娘。好坏不分,不懂察言观色,将自己与小顺子陷入危险境地。事实证明,也是因为小顺子帮助琉璃遮掩,才被卓锦娘设计在掖庭里,被打得死去活来。

被阿翁孙德成以诈死离宫的计策,送出皇宫。在宫外的生活,处处张扬不知道自己身份尴尬。还特别容易轻信别人,在胡商大会上,轻易将参加比赛的样衣交给了骗子,不知道分辨。

恶劣环境下,琉璃本应该更机警,更成熟

小琉璃与长大后古力娜扎饰演的琉璃,在性格上相去甚远,完全没有小时候的机警聪明,反而向着傻白甜的剧情设计。看起来很违和,也不符合剧情的发展。

试想一下,小时候的琉璃都知道母亲是被陷害而死,且母亲牢牢叮嘱她看完制衣秘籍就烧毁,金针也被她留在了裴行俭处。她是以诈死脱离了原来的琉璃身份。

虽然母亲安氏与阿翁极力,不让她陷入报仇的仇恨中,过平静的生活;但是以小琉璃的机警聪明,且在宫中以女扮男装的模式生活,应该养成谨慎机警的性格才对。身处尔虞我诈的深宫恶劣环境下,琉璃怎么可能成为刚出宫那样的傻白甜的形象,而且蠢得不要不要的,这怎看都不合理。

如此经历的琉璃,表现得像养在深闺的女孩,单纯鲁莽,轻信他人;编剧逻辑常人难以理解!少女的琉璃本应是机警成熟,又不失浪漫的存在!

0 评论: 0 阅读: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