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赵丽蓉深夜痛哭,请求安乐死,临终前给巩汉林留下一句忠告

八姑姑 2021-03-04 16:30:15

1996年,赵丽蓉老师表演的《打工奇遇》,成了当年春晚的大热节目。

随后,“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还群英荟萃,我看就是萝卜开会”,等经典台词,也成了很多人日常嬉笑的口头禅。

赵丽蓉不愧是“小品女王”,她天生喜感,一出“口”每句台词都成为经典。她的小品个个绝,样样好。

扎实的评剧功底、独特的赵氏唐山口音,眉眼间皆是韵味,举手抬足都有戏。

舞台上“一笑倾城”的奶奶成了国民度最高的“小品女王”,她带给人们无尽的欢乐。

可是,现实生活中赵奶奶有多苦,却很少人知道。她一生结婚两次,两次都没来及享受生活的甜蜜和幸福,就遭遇丧失至爱的巨痛。

她渴望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却在女儿七岁那年失去她。命运接连的沉重打击,让她尝尽人间辛酸,她却说:“只有吃过黄连的人才知道什么是甜,只有在悲剧中生活过的人,才能够创造并演好喜剧。”

李广田说过,“真正尝味着人生苦难的人,TA才真正能知道人生的快乐。”

苦过方知人生,只有心怀大爱的人,才能把吃过的苦酿成蜜,带给世人更多的甜;只有真正的大师,才能把智慧与爱,渗入每一个细节,在舞台上把平淡的生活演绎出快乐与华彩。

一岁登台,少年成名,晚年一飞冲天

1928年,赵丽蓉出生于河北唐山,是家里老幺。父亲在剧场为演员剃头,她跟着父亲待在戏班。

有一次有一场戏需要一个婴儿,1岁的赵丽蓉被抱上台,演“彩娃子”。幼小的她在台上不哭不闹,不怯场还非常配合,让人叹为惊奇。

主演特别喜欢她,认她作妹妹。从此她与舞台结下不解之缘。

12岁拜马金贵为师学艺,每天天没亮就起来练功,听说有水的地方吊嗓子可以练出水音来,于是夏天靠水练,大冬天她哪儿冷就去哪里练,敢下苦功,终于练出了绝活。

15岁她就担纲主演,成为张家口“庆丰戏院”的台柱。17岁加入门头沟的“青年剧社”。她主演《白毛女》庆祝解放,又在多个大剧场演出,轰动了整个北京。一颗新星开始崭露头角。

1953年她进入中国评剧院。在这里,她遇到了名满天下的新凤霞,两人成为最佳搭档。新凤霞是评剧皇后,也是倾国倾城的古典美人。

在这朵高贵的牡丹旁边,赵丽蓉演绿叶也非常出彩。她塑造了很多让人难忘的角色,《刘巧儿》中的大婶,《花为媒》中的阮妈,《杨三姐告状》中的杨母等等,至今仍然是经典。

尽管是绿叶,她也演出专业和艺术高度。新凤霞曾经回忆,1956年她与赵丽蓉排练《杨三姐告状》,为了体验生活,赵丽蓉故意惹自己妈妈生气,引得妈妈用家乡话骂人。

这份感悟经她一番艺术再创造,搬上荧幕后,她把杨母演得非常接地气,入木三分。

“从不挑角色, 不搅戏, 不抢戏,不嫉妒人。”这是新凤霞对她的评价,赵丽蓉一向如此,敬业厚道。

1962年,赵丽蓉饰演赵树理名作《小二黑结婚》,里面迷信又贪财的三仙姑,她演得无人能超越。这出戏很火,演员们受到了领导人的接见。

主席特地问:三仙姑为什么没来?赵丽蓉受邀却没去,她只托新凤霞带话:“自己艺术功底不够,文化也不深,说不出什么来。”在台上尽情挥洒的三仙姑这次怯场了。却让人看到她对艺术的敬畏和为人的低调谦虚。

山不矜高自及天,在艺术追求上“笨拙”的人,凭着一份“本真”,勇猛向前,才能走得更高,更远。

1988年,奶奶退休了。但是她的名气才气与好口碑却在线。特别优秀的人,舞台是忘不了她的。春晚导演张晓海筹拍《英雄母亲的一天》。青年编导石林特别要求:一定要请中国评剧院赵丽蓉来演。

后来就有了春晚那句著名台词:“迪斯科?我看还不如我门口那交通警察呢。”经典的赵奶奶口语,搭配刚健有力的交警指挥动作,观众笑炸了,赵氏幽默从此植根观众心里。

大家不知道,接到演出任务后,赵奶奶经常出现在北京路口,观察交警指挥交通的手势,坚持深入体验,才有了现场精湛的演出。用艺术家的敬业演小品,她就这样把小品演出了极致。

可爱的老太太,加上评剧表演的艺术功底,她晚年不经意跨界,就这样红遍整个中国,一飞冲天。

赵氏幽默风靡全国,后来又有了朗朗上口的:“司马光(缸)砸缸(光)”,爆笑之余,有耐人咀嚼的生活味、人情味。

赵奶奶把小品的民俗融入了艺术和戏曲的韵味。奶奶把小品这碟小菜,做得够香,够味,不必高大上名头,却绝对有料,人人必点,喜闻乐见。

《如此包装》《打工奇遇》《妈妈的今天》《老将出马》,赵丽蓉一发不可收拾,把戏曲的节奏感,台词韵文,说唱发挥到极致,热闹红火,花团锦簇,就有了欢欢喜喜的年夜味,中国味。

她的“俗”里藏着大雅,藏着扎实的功底和艺术的见地,能说会唱还能跳,十八般舞艺俱全。这样一个成熟的艺术家,不断学习新的知识,不愿停步总在探索。

“探戈儿就是趟啊趟着走,三步一窜嘛两啊两回头,五步一下腰,六步一招手,然后你再趟啊趟着走。”

“这么包装简直太难受,我张不开嘴,我跟不上遛儿!你说难受不难受?你说难受不难受!”

这些台词犹在耳际,宛如昨天。老奶奶走心的表演,曾给我们带来了无尽的笑声与欢乐。

舞台上是开心果,生活中是伤心人

1953年,25岁的赵丽蓉经人介绍认识了丈夫盛强。

出身书香门第的盛强,人品好,是一位大学生。在当时,大学生可谓凤角鳞毛,盛强是非常优秀的人,两个人在一起后,盛强一有空就教她读书认字。他们两人相爱并结婚了,婚后生了两个儿子。

一家人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可是在她怀上二儿子的时候,盛强被送到农场劳改,3年后突然因病撒手人寰。

大儿子盛福春永远无法忘怀,那天听到父亲死讯,是赵丽蓉去幼儿园接他,一路走一路说,你爸爸没了。盛福春哇地一声抱着妈妈大哭,而赵丽蓉更是哭得死去活来。

从此孤儿寡母,孤苦伶仃。赵丽蓉怀念丈夫,还要独自抚养两个孩子。她独力强撑,从没放弃自己的演艺事业。只要往舞台上一站,她就是那个尽情发挥飙戏的角儿,继续带给观众快乐和笑声。

而在人后,她却不得不面对生活的艰难。因为伤心太过,她大病一场,身体大不如前。为了赚钱养家,她拼命工作,已是耗尽了精力。回到家中,还要独力抚养两个年幼的孩子,那份艰难可想而知。

在外强装坚强,独自一人的时候,她常常自叹命苦,只能偷偷地自个儿抹眼泪。她说,我就哭,一个人大声地哭,把悲伤释放出来,才有力气去面对更艰难的生活。

熬到36岁时,朋友家人疼惜她,看不得她苦,劝她再嫁。她起初坚决不同意,还发脾气说:“这不是毁我的名声吗?自古以来,哪有嫂子跟小叔子的。”

但是生活处处不易,她也明白,孩子需要一个父亲。加上家里人一再苦劝,她终于答应,嫁给了丈夫的亲弟弟盛弘。

结婚后,赵丽蓉又生了一儿一女。她一直希望有个女儿,经历了太多创伤,她给女儿起名“盛佳欢”。

可是命运偏偏和善良厚道的她过不去,她最珍爱的女儿出生后不久就查出先天残疾。医生说:“这孩子,活不了多久。”赵丽蓉不甘心,坚持四处求医,开始时有丈夫一起互相安慰支持,可没多久,丈夫盛弘去了农场。

四个孩子的成长,全落到了赵丽蓉一个人身上。最难受的时候,她说过:我就想我的一生,怎么就这样的命苦,我就在没人的时候痛哭一通,将我这一生所有积郁的痛苦,都倾泻出来。

治病的7年,家里一贫如洗还欠债。她拼尽全力,也没留住女儿,女儿最终没活过7岁生日。雪上加霜的是,女儿离世不久,丈夫盛弘也突发心脏病去世。

历经两场沉重打击,经历三次家人生死。厄运似乎知道老太太坚强,拼尽全力磨炼她。

寡母独自带三个孩子,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同时,她还要花费巨大心力拼命工作,为了让家人生活得好过一点。

戏台上笑得多欢,她的痛就有多深。

顽强的赵奶奶不愿意被生活击倒,她没有时间“悲伤”。1986年接拍电视剧《西游记》,也是她人生“第一次”拍电视,扮演车迟国的王后。

她演的车迟国王后让人印象深刻。她继续爆发,1989年演《红楼梦》,她把俚俗又生机勃勃,野蛮生长的刘姥姥演绎得精彩,令人叫绝。

1991年,她的事业抵达巅峰,凭借电影《过年》中“母亲”一角,成功登顶,拿下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63岁的她成为了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国际影后。

她那么苦,却在与苦难的斗争中,愈来愈强。都说为母则刚,她绝不愿被打倒,因为她会拼了命去保护她爱的人。

身世凄苦,却待人宽厚,保持高尚的人格魅力

赵丽蓉再次回归春晚舞台,选择和巩汉林合作表演小品。当时的赵奶奶已是成名大咖,而巩汉林还是一个未为人知的青年,当时所有的人都不看好,唯有赵奶奶惜才,毅然选择了巩汉林做搭档。

两人搭档表演的《妈妈的今天》、《如此包装》、《打工奇遇》等作品一炮而红,他们精彩的表演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认真”,但是赵奶奶的“认真”,远高于巩汉林几十倍。

有次晚上七点演出,她四点就把妆化好,巩汉林的妻子金珠劝她可以去休息一会,她说:头发做好了就不能动,跟舞台和观众打了一辈子交道,最不能伤的就是观众的心。

“戏比天大”这是老一辈艺术家对艺术的敬畏。在多次合作中,巩汉林深深地感受到这一点。

他们合作的《如此包装》非常精彩火爆, 老奶奶又唱又跳,一身舞艺发挥得淋漓尽致。但是细心的观众都记得她最后一个动作,热舞中完成单膝跪地,但她一个踉跄没跪稳,巩汉林眼疾手快,扶了一把。

动作转瞬即逝,两人却默契配合浑然天成。观众看不到老奶奶心里的慌。以为一向幽默爱搞的老奶奶“假摔”,为了效果更出彩。

其实是操练强度大,导致老奶奶多年腿伤发作,她不喊辛苦,一定要坚持做到完美。

1999年,她再度出山在春晚表演小品。彩排时咳嗽不止,还咳出了血,巩汉林非常心疼。

家人带她做了检查,已是肺癌晚期。

舞台是她最大的梦想, 重病中,赵奶奶表演的《老将出马》也不打折扣,表现完美。只可惜,这次表演成了她的遗作。

三次痛失至亲,长年操劳打拼事业,榨干了她的身体。她与病魔顽强作斗争,真的太苦了。

2000年一天,72岁的赵奶奶穿好自己缝制的寿衣。恳求医护人员:“医生,我坚持不住了。我真的太疼了,求你了,让我安乐走吧!”

2000年7月17日,一生凄苦,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小品女王赵丽蓉老师永远离开了。巩汉林以义子的身份为她守灵,不管生前身后,她都是巩汉林尊敬的“赵妈”。

老太太临终对巩汉林说:“做这一行的一定要讲究,不能将就”。

从不将就的赵奶奶,吃尽了生活的苦,却始终是那个乐观豁达的老太太,为观众创造了无数的欢乐;在艺术上较真较劲不肯将就,让她一生成就,成了著名艺术家和人人喜欢的“小品女王”。

她的一句话,巩汉林谨记于心,用后来的岁月坚守承诺。他觉得,表演就要如赵奶奶,每次把作品改编到最完美,呈现给观众都要是最好的。

绝不将就的他,在赵丽蓉离开以后,再没登上过春晚的舞台。

他明白,赵丽蓉的这句话看似简单,做起来却绝不容易。“戏大于天”的这种精神,他会一直传承。

20年前,那时娱乐没有圈,春晚深受全国观众的喜爱,小品是所有人的心头好。

20年后,那个戏里戏外,善良质朴通透可爱的老太太赵丽蓉,人们依然怀念她。

或者多年后,只要一句“我的真名叫赵丽蓉”,立刻就会有人接上:“我的艺名,还还还还叫赵丽蓉。”相视一笑。

奶奶的调调还在。她带走了所有的苦,依然把笑和爱留在世间,留给人们。

愿在天堂的赵奶奶健康,快乐。

. END .

【文|  云淡风轻】

【编辑| 知愚】

【排版 | 知愚】

0 评论: 2 阅读:633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