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4亿“母子争产”大戏,道不尽人间辛酸,话不完俗世恩怨

单纯色 2021-04-02 11:56:49

都说豪门无亲情,以前觉得是电视剧里的桥段,毕竟今生有缘做亲人,怎能不好好珍惜。但中国香港资深艺人邓永祥去世后,妻子竟然和孩子们掀起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争产大戏。这世间最珍贵的母子亲情,竟然在4.2亿财富诱惑下,被摔得稀碎,钱就那么好吗?

苦出身风流种

邓永祥有个不争气的爹邓祺,嗜赌如命吊了郎当,都说赖汉配好妻,这世间事儿就是如此,这么一块料却娶了一个贤惠又闷声的媳妇罗莲。也正因如此更没人管得了他,除了爱赌邓祺还酷爱粤剧,说是资深戏迷也不为过。

邓永祥唯一享受到的美好父子时光,恐怕就是儿时陪着老爸看戏,受此印象他也在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了艺术的种子,这恐怕是这个贫苦家庭,除了生命外带给他唯一的受益。

邓永祥8岁那年,母亲罗莲再也受不了这种被人逼债的日子,于是平时总是隐忍的她终于勇敢了一把,和邓祺离了婚,这在当时对一个没文化的女人来说,相当有魄力。

随即邓永祥和母亲跑到中国香港讨生活,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半大孩子,在陌生的地方求生存,艰难程度可想而知,无奈之下罗莲只得把邓永祥放到前夫邓祺那抚养,自己只能给有钱人当佣人。

但当时邓祺的现任老婆却对这位继子恨之入骨,越看越来气,经常诅咒他和母亲,对他还不如对乞丐好。年幼的邓永祥还不太能理解这其中的缘由,只有默默忍耐背后流泪,而不务正业的父亲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仿佛他从未存在过一样,这让继母更加有恃无恐。

结果很快邓永祥就被赶出了家门,年幼的他又找不到母亲工作的地方,随即流浪街头,成了现实版的“三毛”。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一位流浪艺人见他乖巧、聪慧,还能学唱几段粤语唱腔,随即收他为徒,邓永祥终于解决了吃饭问题。

天分极高的邓永祥进步神速,很快就能在茶馆表演赚钱,在一位资深票友的推荐下,他又转投资深前辈何寿年处学艺,深得粤剧表演精髓,因其善于模仿马师曾,师傅赠他艺名“新马师曾”,从那一刻开始,属于他的时代来了。

17岁新马师曾成功赎身开始自立门户,此后的他不仅成了名角,还玩起了时髦的电影,身价也是快速上升。或许是钱来得太容易,又或者骨子里依然有他“赌鬼”老爹的基因,新马师曾也曾一度沉迷赌博,在上世纪60年代,他输掉的钱就有上千万,可见其当时也可谓娱乐圈一土豪。

有钱了情场上也自然不甘人后,当时追他的女人可谓踏破门槛,但他最终娶了一位贤惠温柔的女人梅丽芳,对方很像自己的母亲温婉而顺从,但很快对春风得意的新马师曾就失去了新鲜感,很快两人就离了婚。

这之后他娶了一位自己颇为心仪,极具风情的第二任妻子梁添添,怎奈正当两人爱得你侬我侬之时,对方却患上了肺病,最终不治而亡。这让新马师曾非常伤感,但很快就被新人带来的喜悦冲淡,她就是其第三任妻子赛珍珠。

婚后新马师曾也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邓兆楷,初为人父的新马师曾对儿子非常呵护,企图让他不要经历自己对父爱的缺失,这之后赛珍珠又接连为他生了2个儿子邓兆鸿和邓兆康。

怎奈痴心难渡多情种,花边新闻不断的新马师曾,让赛珍珠忍无可忍,最后一怒之下带着三个儿子远走英国,徒留徜徉情场,在春风中洋洋得意的新马师曾暗自庆幸。

因为此时他有佳人相伴,又怎会此时的离别黯然神伤,在马场结识了只有17岁,在舞厅上班的洪金梅,这让49岁的新马师曾欢欣鼓舞,眉来眼去之下很快就成就好事。但32岁的年龄差,很快就让他开始不自信起来,甚至动过离开洪金梅的念头。

洪金梅:“他说我出淤泥而不染,而且他是我第一个男友,这让他感觉很荣耀。”

感受到危机感的洪金梅也是个狠角色,为了在外形上让两人更般配,年纪轻轻的她把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改成成熟的发髻,也因为新马师曾喜欢细腰,她就常年穿紧身衣,博取对方欢心,这一穿就是27年。

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大无畏的奉献精神,能为一位半大老头如此用心,世间恐怕也不多见。

不管真的假的,洪金梅一系列举动还是让出于中年危机的新马师曾大为感动,而且在没有婚姻关系的情况下,洪金梅更是先后给他生了2子2女,新马师曾终于在27年后,给了洪金梅一纸婚书,并且举办了一场让她终身难忘的婚礼。

那一年新马师曾76岁,老来成婚也是人生难得美事,于是搞了一场足以记入娱乐圈盛世的盛大婚礼,有多盛大?

邵逸夫证婚人,曾志伟主持,刘德华现场,去了一大半娱乐圈知名人士,TVB以“金马红梅庆同心”为题对全港进行直播。

情到浓时新马师曾当众示爱:“金梅达令,我的心肝,我的宝贝,你真雍容,你真玲珑,你真是我生命的彩虹。”

只是后来发生的一切,不知道新马师曾是否会,后悔当天的深情。

母子翻脸豪门争产

洪金梅背后有个庞大家族,自己兄弟姐妹就多达十几位,自然她和老公成为众人眼中的摇钱树。而洪金梅自感付出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回报一下自己的家族了,于是一场“外戚”参与,母亲与子女之间的矛盾正是酝酿,洪金梅自然是这场争斗的第一主角。

在暗流涌动之下,矛盾最终爆发,1994年洪金梅9弟连同11妹向8弟公开追讨60万债务,上演“飞腿踹门”、“怒摔电话”、“自伤手腕”等戏码,一时之间成为社会热议话题,也把家族矛盾彻底公开化。

此时的新马师曾一度重病,对于洪金梅转移资产、救济娘家人等行为非常愤怒,随即收回她的房产,并且留下遗嘱财产都留给自己的孩子们。

新马师曾:“她经济独立,不会得到任何遗产,若她提出任何争议,则付她一块钱作解决。”

这足以让洪金梅痛彻心扉,原来自己的付出到头来只是一场空,她怎会甘心,即使面对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女,这口气她依然咽不下。

1997年新马师曾撒手人寰,留下4.2亿家产,虽然遗嘱表明全部留给4名子女,但洪金梅自然不甘心,随即双方对簿公堂,开始了一场长达10年的争产大戏。即使在新马师曾的葬礼上,母子们也是斗得不可开交,4名子女拒绝母亲参加吊唁,一气之下洪金梅自己也设了一个灵堂,还扬言要抢回丈夫遗体。

眼见一场闹剧就要上演,最后在其他长辈们劝说下,子女们允许洪金梅送别父亲,才让新马师曾顺利入土为安,他若有知不知此刻作何感想。

这场官司打了近10年,最终判定洪金梅败诉,之后洪金梅一度与子女们和好,但恐怕只是权宜之计,港媒一度爆料其私下依然矛盾不断。

直到2019年73岁的洪金梅与世长辞,才让这场豪门母子争产大戏终于落下帷幕。最后只想说一句,或许人不到最后一刻,都无法参透“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2 评论: 0 阅读:3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