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雅的“奇遇人生”:21岁走红,36岁嫁给活佛,43岁活出了高级感

垣杰 2022-05-25 10:07:07

上周,《浪姐3》热血回归,30多位个性迥异的姐姐齐聚一堂,社交场面略显尴尬。

在回公寓的车上,姐姐们都在欢乐地讨论美甲时,“酷拽”的于文文突然说:“我不是女人,我从不做美甲。”车里霎时一片安静。

“我发觉你很妙,你长得很女人,可是你的个性很酷”,在一旁的阿雅对于文文说道。

于文文顿时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车内又恢复了有说有笑的场面,阿雅的“高情商”也迅速登上热搜。

宁静说:“我们需要阿雅这样的队长,不管多犀利的问题,她都能让人很舒服。”

谁能想到,眼前这个“润物细无声”的阿雅,曾被称为“丑小鸭、陪衬命、透明人”。这些烙在她身上的负面标签,造就了另一个高级活法的阿雅

21岁走红,35岁嫁“活佛”,与大小S“相爱相杀”二十年,阿雅的人生,平凡却不平淡。

1999年,一首《挫冰进行曲》红遍大街小巷。一个刘海被吹成阿童木状,戴着眼镜的短发女孩,走进了观众的视野。

那一年,阿雅21岁。“鬼马精灵”、“人来疯”是人们对他的印象,当然,也是被经纪公司包装的形象。

那真实的阿雅是什么样子呢?

阿雅,原名叫柳翰雅,1978年出生时,父亲已经50岁了。老来得女,父亲自然对阿雅宠爱有加。

“我小时候害怕人群,也很内向,甚至到了自闭的地步。有一次,老师问同学,一加一等于几,所有同学都说二,我最后说‘二’时,他们就会笑我马后炮。”阿雅在《非常静距离》中回忆道。

看着女儿这样,柳爸爸便和幼儿园老师“串通”,希望阿雅到校时,同学们能围着她鼓掌,但这反而让阿雅哭得更厉害。

那次之后,柳爸爸也更注意对阿雅的教育方式,对阿雅来说,父亲像她的朋友,又像呵护她的巨人。

有一次外出时,父女俩坐了一辆胡乱要价的“黑车”,阿雅气得要跑去和司机理论。这时,柳爸爸却淡定地掏了钱,并说“出门在外,我们在明,他们在暗,吃点小亏,让开一点,是应该的。”

阿雅的印象里,父亲常说的一句话便是:“只要一家人和和乐乐的,其它都是小事。”

父亲温润如玉的处世之道,成了阿雅童年最好的教育底色。

在老师和父亲的开导下,五年级的阿雅,变得随和无畏,老师会安排她每周上台和同学分享,慢慢地,阿雅爱上了上台的感觉,敢于活跃在学校的大大小小舞台上。

为了更好地学习唱歌,高中时,阿雅进入了华冈艺校学习,这所相当于香港无线训练班的学校,开启了阿雅的人生新篇章。

来到华冈后,阿雅就认识了令她又爱又恨的大小S,也见识到了其它几位华冈“七仙女”:范玮琪,吴佩慈,范晓萱,Makiyo。

在一个小团体里,有人是主角,自然就有人要成为配角。而长相很一般的阿雅,就是那个甘愿沦为配角的人,阿雅常被姐妹们称为“胖子“、“男人婆”。

为了更好地融入“姐妹团”,阿雅成为了她们的小跟班。拍照时,总是笑得很夸张,一是为了扮丑,以衬托其他“仙女”,二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特别”,求得一点存在感。

阿雅也似乎乐于做开心果,被整蛊,被嘲笑也一笑置之,真的好到没脾气。

有一次,大S要吃指定早餐店的包子,阿雅二话没说去排队,可是等到她时,包子卖完了。无奈,阿雅只能买了豆浆、饭团、蛋饼等替代,谁知,大S一看不是自己想吃的包子,就把它扔进了垃圾桶。

小S也在《康熙来了》坦言:她们曾经怂恿阿雅从二楼跳下去,阿雅就真的跳下去了,当时手受伤了,她和大s假装趴在桌上睡觉。

你完全想不到,这样的姐妹情谊,竟然能维持二十多年,大小S阿雅的打压,可谓是一直没停过。

1996年,小S与吴宗宪主持《我猜我猜我猜猜猜》,阿雅坐在观众席上,时不时会被小S cue出来扮丑,这也让阿雅有机会成了《我猜》的外景主持,开启了她主持生涯的起点。

在做外景主持时,阿雅经常需要进到深山里,找奇人异事在几分钟内组队比赛,这也极大地锻炼了阿雅的即兴主持能力。在与吴宗宪主持时,她也能及时观察节目效果,做到了吴宗宪唱歌时,她跳舞,吴宗宪正经时,她搞怪,产生了很强的综艺效应。

此时,阿雅明白,走谐星这条路符合自己的定位,因此,她主动向公司提出走“逗笑搞怪”的路线。

当“红豆,大红豆……”这几句朗朗上口的歌词出来时,观众就被这个笑口常开的女孩给吸引住了,阿雅也觉得,取悦别人,是一件开心的事。

既然内心选择了,就坚定地走下去,没有拧巴,没有迟疑,就像她说的:内心想做,就一步步去做。这是阿雅对自己的笃定。

在豁得出去的表现下,2001年,阿雅就转战室内,正式主持《我猜我猜我猜猜猜》。

小S主持《康熙来了》时,阿雅也会偶尔客串,自然难免被小s拿来开涮,她会取笑阿雅像个男人,也会“毒舌”阿雅是因为整容失败,去国外逃难。

对于这一切,阿雅都乐于接受,她也说:“我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因为脾气好,开玩笑。从不生气。”

有一次节目中,吴宗宪上《康熙》问小S:“如果你有一个男朋友,最后和阿雅好了,你怎么想?”小S马上说:“那我会想那人太没眼光了吧。”

但不管怎么闹,阿雅始终坚信,她们是吵不散的姐妹,是小S的提携,才让她有机会进入主持行业,这份深情,足以铭记一辈子。

在影视剧方面,在2003年,阿雅参演了《第八号当铺》,《怀玉格格》等电视剧,收获了大量的好评。

2019年,阿雅和大小S,范晓萱参与了《我们是真朋友》的录制,再续姐妹情缘。

一路上,大S继续对阿雅“毒舌”,一会说阿雅腿短,一会说阿雅是姐妹团里长得最不高级的。

阿雅谈及对刘德华的欣赏时,大s直接嘲讽:“华仔好倒霉,不需要你这样的人帮他宣传。”

在观众不满大S对阿雅的“插刀言论”时,阿雅说:“我永远记得,在爸爸病危的时候,是大S,跑到医院忙前忙后,陪我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光。”

是塑料姐妹还是真朋友,阿雅心中有数。

2022年,阿雅参加《浪姐3》,身为好友的小S又来“打气了”,直言:阿雅,你永远都是number two,因为第一名一定是我……”

相爱相杀二十几年,阿雅和大小S的相处模式并非喜闻乐见,却向我们证明,只要真正懂得,外界怎么看,真的不那么重要。

阿雅放弃了存在感,成全小S不自知的灵魂,呵护大S还未磨平的骄傲,也收获了内心的通透。

在《浪姐3》舞台上,阿雅散发知性光芒,她突然蜕去了那个“陪衬命”,成为了真正的主角,被宁静钦定为合作队长。

从配角到主角,阿雅经历了什么呢?

2004年,阿雅的父亲因心梗去世。父亲的话一直萦绕在阿雅心中:“工作后,你很少为自己做些什么,有机会给自己充实一下。”

2006年,父亲的话语在阿雅心中越来越强烈,此时,阿雅决定离开《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的舞台。母亲提醒她,在有一定名气后出去,对艺人来说是一件有风险的事,特别是在喜新厌旧的娱乐圈。

阿雅没有犹豫,并在微博留言:离开,对我来说,是一次重新出发!

有舍才有得,放弃一些东西,才有新的收获。

在出国那一年半里,阿雅做着所有不擅长的东西:学习戏剧表演,瑜伽、画画等,这一次,阿雅决定重组自我,同时,她也是一个佛学爱好者,之前也常被小S嘲讽:“一心搞灵修”。

机缘巧合之下,在美国,阿雅遇到了“活佛”竹庆本乐仁波切。

竹庆本乐仁波切曾是一名佛教比丘,比阿雅大13岁,他12岁开始学习佛法,曾在哥伦比亚大学学习过比较宗教的课程,后来一直在西方广传佛法。在香港大学担任过数次藏传佛教的讲师,小S也曾爆料:王菲、梁朝伟都曾是他的信徒。

阿雅信密宗多年,与竹庆本乐仁波切一见如故,两人都喜欢听摇滚乐,又有着相同的信仰,走到一起,水到渠成。

对于两人的恋爱,阿雅一直对外界称男友是从事IT行业的,也是为了不打扰男友的生活。

2008年,阿雅回到国内,便开始了与男友的异地恋,两人聚少离多,却更像灵魂伴侣似的的恋人。同时,归来后的阿雅,让观众刮目相看,连小S都惊叹:阿雅是不是出国打玻尿酸了。

她不再是那个人群中灰暗的的阿雅,变成了一个从容自若的阿雅,从谈吐,脾性,到表情,处事,无一不散发着光芒。

2008年,当她再次回归《我猜我猜我猜猜猜》时,就一举拿下了当年的综艺金钟奖,也是印证了那句话:停下 ,是为了更好的出发。

2011年,阿雅签约华谊,并于次年主持了原创节目《爱呀,幸福男女》。做原创节目,是阿雅一直以来就有的想法,她做到了。

2014年,阿雅的女儿Ava出生,并于同年8月与竹庆本乐仁波切登记结婚,开启了幸福的一家三口生活。

对于老公,阿雅赞不绝口。仁波切会给女儿洗澡、换尿布,也会写英文诗,她常常能收到丈夫有艺术感的小卡片,难怪阿雅说:“我们的心灵早已认定彼此。”

相比于大小s的家庭风波,阿雅的生活才是简单高级,那便是:更少的杂念,更多的修炼。

在结束了对自己定位不明确的状态后,阿雅重新探索新的人生目标,她想做有品质的原创节目。

2018年,一档综艺《奇遇人生》荣登豆瓣9.2分的宝座,发起人和制作人是阿雅,这不仅仅是一档节目,更是阿雅送给自己的40岁生日礼物,对于这份礼物,阿雅自称:我准备了十年。

在节目中,阿雅带着艺人和素人探索外部世界,在一次次奇遇中学会直面内心,找到与自己相处的方式。

就像她出国游学中找到了自己,她想用自己的经验,帮助更多的人直面真实的自己。

她和小S去走访大象孤儿院,和窦骁登5000米查亚峰,和春夏去追寻龙卷风,和朴树探索古巴·哈瓦那,和毛不易探访老人院,和李诞探访日本禅悟人生......

在一次次探寻中,参透生命的意义、给观众展示着世界的无限可能性。

在“无台本,无设计,无表演”下,阿雅像一个陪伴者,倾听者,她说自己乐于做“讨好型人格”,在共情他人时,也会让自己的生活多姿多彩。

在与毛不易探访老人院时,一段对话令柴叔印象深刻。

在谈到自己的母亲时,毛不易说:“母亲去世得早,在母亲眼里,我一直学习不好,挂科,拿不到毕业证,这让母亲很失望……,我后悔没在母亲临终前让她看到自己的成长。”

接着阿雅说:“你千万不要这么想,妈妈永远不会觉得自己的孩子是不成功的,她一定觉得你是好孩子,只不过,会担心你不能好好照顾自己。”

不露声色地照顾他人,是阿雅的柔软处事之道,她像一个节能灯,虽不是光芒万丈,却持续发光发热。

《奇遇人生》的成功,给了阿雅更多的自信,她曾说:“对于未来,我希望自己越来越不害怕,能从容地做很多事,一直保有对世界,对生活的好奇心和热情。”

从18岁到如今的43岁,阿雅坦言:虽不确定是否成为了理想的自己,但至少自己越活越舒服了,这才是真正的“高级感”。

结语:

人的一生中都会经历一些转型期,这是蜕变,也是在认识和寻找自我。

阿雅的转型,无疑是成功的,对她而言,自己就像一块海绵,吸收着不同地域的海水。任何一段旅程都是在拓展人生的维度,让她成为了更温柔,更坚定的阿雅

正如她写的书《所有流过的泪,都会变成钻石》一样,阿雅不会刻意去成为世界的主角,但她会一直寻找自己。

0 评论: 0 阅读: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