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综艺教父”只剩收割好声音了

财经天下周刊 2022-05-22 21:00:29

撰文 / 周梦婷

编辑 / 冒诗阳

综艺市场已经很久没有出过现象级爆款了,这让中国综艺“教父”、知名制作公司星空华文的日子很不好过。

近日,制作过《中国好声音》、《这就是街舞》、《了不起的挑战》、《追光吧哥哥》等众多大热综艺节目的星空华文,再次向港交所发起了冲击,中金公司和中信建投国际为其联席保荐人。

这是继其于2021年11月递表失效之后的再次递交。此前,星空华文前身灿星文化在历时3年的A股上市路失败后,重组为星空华文,试图在港交所上市。但首次递表后,星空华文并未获得批准。

图源/视觉中国

星空华文之所以如此迫切地想要上市,与其近年的经营状况有关。

2022年以来,综艺市场形势更显严峻。根据艺恩统计,2022年一季度新综艺总量77部,比2021年同期少了10部。这背后,综艺的品牌投放数量为139个,比去年的204个同比下滑31.8%。爱奇艺、腾讯视频等主要综艺“买家”,均缩减了对综艺版权的采购。

此背景下,头部制作公司星空华文业绩已连续两年亏损,且亏损额还在进一步加大。

星空华文多次IPO失败

星空华文的前身,是知名制作公司灿星文化。

灿星文化成立于2006年,6年后的2012年,灿星文化引进《荷兰之声》制作的《中国好声音》成为当年的现象级爆款综艺,凭借此综艺,灿星文化开始声名鹊起,紧接着又制作了《蒙面唱将猜猜猜》、《中国好歌曲》等热门综艺。

2018年,随着卫视衰落,视频平台崛起,星空华文转而与优酷合作,共同推出网络综艺《这就是街舞》,这档节目也取得了巨大成功。连续推出多档热门综艺的灿星文化,一度成为资本的宠儿,先后获得阿里、浙富集团、朗玛峰创投等多家机构投资。

于是,2018年,灿星文化向A股发起了冲击,拟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然而,2020年6月份,首次公开发售由核准制变更为注册制,灿星文化A股上市申请自2020年7月份起移交深交所办理。最终2021年2月份,灿星文化A股上市申请被否,其历时近3年的A股上市路宣告失败。

A股上市失败的灿星文化,立刻将目光转向了港股。

2021年3月星空华文注册成立,并于同年7月和8月,分别收购灿星文化子公司灿星国际、星空华文传媒,完成重组。2021年11月,重组后的星空华文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但与A股上市命运一样,依旧未能获得批准。

星空华文上市之路之所以那么曲折,与其独立性较弱存在一定关系。艾媒咨询CEO张毅表示,星空华文属于内容生产方,其内容必须借助第三方平台变现,业务收入依赖性过强,这也是它上市艰难的主要原因。

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星空华文急于上市无非是两个原因:一是现金流紧张,公司没钱了;二是投资机构想退出,“赶鸭子上架”。

的确如此。2019年至2021年,星空华文营收分别为18.07亿元、15.60亿元、11.27亿元,营收两连降。而且,其除了2019年盈利3.8亿元,近两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且亏损额已由2020年的2700多万元放大至2021年的3.52亿元,亏损额快速扩大。

图源/星空华文招股书

对于亏损原因,星空华文在招股书中表示,是由于其综艺节目IP运营及授权产生的收入减少以及商誉减值导致。

“好声音”衰落,星空华文出路何在?

如果你问星空华文做过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答案大概率是收购梦响强音文化传播(上海)有限公司(下称 梦响强音)。

公开资料显示,梦响强音主要从事音乐IP运营及授权和艺人经纪。2016年3月,彼时的灿星文化以20.8亿元收购了梦响强音的全部股权,给其带来了19.7亿元的商誉。按照收购方的意愿,希望通过收购,将业务由单纯的综艺制作,拓展向艺人经纪等。

然而,收购后的梦响强音并未给星空华文带来多少好处,反而引来一堆“麻烦事”。

首先,灿星文化未能在A股成功上市的原因之一,便是梦响强音的商誉减值。据招股书,深交所就梦响强音商誉减值调整是否符合适用会计准则出具过两轮意见。最终,主管单位拒绝灿星文化A股上市的理由之一,就是灿星文化收购梦想强音产生的商誉追溯应用的会计调整,并未反映灿星文化相关时间的实际财务情况。

星空华文在招股书中披露,根据对梦响强音经营业绩的评估,2020年,公司确认商誉减值亏损额达到了3.87亿元,占收入的24.8%;2021年,商誉减值数额又达到了3.81亿元,超过收入的三成以上,达到了33.8%。而这些亦是造成星空华文近两年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

除了收购导致的被动外,星空华文自身业务也面临巨大挑战。

2012年,星空华文推出知名节目《中国好声音》,当前,该节目已播出了十季。包括《中国好声音》在内的综艺节目IP运营及授权是星空华文最重要的营收来源,2021年该项收入占比已接近其收入的八成。

但随着《中国好声音》IP的老化,其呈现出逐渐疲软的状态,收入亦是逐年下降。已由2019年的4.92亿元降至2020年的3.25亿元,2021年再次减少至2.52亿元。而在2015年,《中国好声音》曾吸金11.4亿元。

尴尬的是,在2021年《中国好声音》依旧是星空华文最稳定、最赚钱的综艺节目

在此之间,星空华文也制作了《蒙面唱将猜猜猜》、《这就是街舞》、《中国好歌曲》、《追光吧哥哥》等节目,试图制作出可以顶替《中国好声音》的节目,但遗憾的是,星空华文并没有实现这一愿望。

悬崖边上的综艺

如今,还没有开发出新营收项目的星空华文,却要面临逐渐狭窄的赛道。

已经半年没接到新项目的张珂告诉《财经天下》周刊,“现在整个综艺市场,日子真的不太好过。”张珂已经在综艺行业摸爬滚打了近十年,是一名内容导演,曾参与制作《萌探探探案》、《了不起的挑战》等众多热门综艺。

但今年开年以来,她一个项目都没有。“年前的时候偶尔还能接到一两个项目,但现在是一个都接不到了。哪怕自己愿意降薪,但很多项目都开不了。”张珂说。

张珂表示,她现在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准备转行做其他行业了。同时她还透露,像她一样转行的综艺人并不在少数。“像《萌探探探案第一季》的制作人都要转行去做自媒体了,综艺现在实在是不好干。”

图源/视觉中国

根据艺恩数据《2022年Q1综艺赞助市场研究》,2022年Q1播放新综艺总量77部,同比2021年下降10部,而这样的趋势在Q2还在继续。综艺市场内容端数量的下滑除了直接影响到综艺人的就业问题,同样也会影响到像星空华文这样的综艺制作方。

星空华文在招股书中披露,其制作的超大型综艺节目数量由2020年的8个减至2021年的7个,而这也是导致星空华文综艺节目IP运营及授权产生的收入下滑的主要原因之一。

冷场的综艺市场,已难寻一个爆款综艺。依稀记得,上一部爆款综艺还是《乘风破浪的姐姐1》。而2022年第一季度,爆款综艺的缺位,也导致各大平台VIP用户活跃度下降。

根据云合数据统计,Q1网综正片有效播放量59亿,而去年同期为88亿,同比下滑33%。其中,爱奇艺从去年的34亿下降到今年的19亿,降幅约50%,几乎腰斩;腾讯由28亿下降到22亿,降幅约20%。

各种原因的叠加也导致综艺招商难。“综艺开不了,最大的原因就是没有投资商。”张珂告诉《财经天下》周刊。

对于综艺而言,很大一部分收入来自于广告盈利。很多平台,只有达到一定的招商额,才愿意开展项目。某综艺招商人士表示,“优酷综艺招商要达到成本的70%,才允许开机,爱奇艺是要达到100%,能保本才允许。”

现在招商有多难呢?根据上述艺恩数据报告,今年Q1综艺投放品牌数为139个,对比去年的204个,同比下滑31.8%。

这也导致不少综艺节目“胎死腹中”。2021年11月,腾讯视频真人秀综艺《春泥在农场》宣传图流出,以李宇春和龙丹妮的“社牛x社恐”的相处模式为主要内容,由哇唧唧哇出品,原定于今夏上线,但目前腾讯视频的综艺排播表中已不见该节目的身影。

“你知道当前综艺市场面临的最大冲击是什么吗?短视频的崛起。”张珂继续说,“现在大家生活节奏都比较快,一个5分钟的短片和一个50分钟的综艺,你说你选择看哪个。”

知名编剧汪海林亦在微博感叹:“长视频平台的‘精品综艺’已经日暮西山了”。在他看来,随着选秀综艺的政策性消失,与2021年相比,2022年长视频平台的综艺出现全面衰退,关注度断崖式下跌。

这也导致综艺市场的恶循环。用户注意力被短视频等娱乐形式吸引,广告商不投,资金不够,又直接影响综艺内容和质量,导致爆款综艺缺席,观众流失。

显然,星空华文作为其中重要的一环,亦难逃离“漩涡”。在中国综艺市场,星空华文应该是顶尖般的存在。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以2020年的收入计,星空华文是在中国综艺市场份额占据2.0%,是中国最大的综艺节目IP创造商及运营商。

星空华文也表示,当前中国综艺节目市场规模处于全行业下降状态。这对于星空华文来讲,并不是好事。

(应采访人员要求,张珂为化名)

1 评论: 6 阅读:17669
评论列表
  • 2022-05-27 10:19

    好声音都是引进的,然后吃了一波红利就以为是自己挺有本事了?

  • 2022-05-26 20:46

    垃圾的东西是不会长久的

  • 2017 2
    2022-05-26 17:45

    有多少数据造假

  • 2022-05-25 21:01

    还是那个田明当总裁?

  • 2022-05-25 14:33

    垃圾节目,从来没看过

  • 2022-05-25 12:26

    综艺教父?自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