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柳氏的清醒与退让,打脸了无数争强好胜的女人

xy枯叶蝶 2022-01-23 15:41:00

人人都说《知否》中的海氏是盛家最厉害的媳妇,管家理事,人情世故,事事到她手里都变得那么得心应手,头发丝都不乱就能把一切安排得妥妥帖帖。

但细读《知否》后,我发现柳氏才是那个最厉害的媳妇,相比之下,海氏面对的事情要容易对付得多,只不过是因为柳氏的出场次数比较少,才显得没有海氏出彩。

作为盛家长媳,她需要管一大个家,但海氏本就是出身翰林世家,自小就受过极其严格的培养,嫁做人妇管家里事对她来说,不过是从训练场进入实战场,况且她有夫婿和公爹护着,没有那么多麻烦和阻碍。

而柳氏不一样,虽然她也像海氏一样是高门贵女,但嫁入盛家后,她的处境比海氏要艰难得多,她嫁的是一个庶子,而且还是一个风流贪玩的人,不但不会像长柏护海氏那样护着她,还会不断地给她惹麻烦,找烦恼。

家里还有处处为难她的婆婆,外头还有心术不正的小姑和姨娘,她要面对的困难,比海氏要多得多,也更难对付得多,当然这一切换做海氏也一样可以摆平,但不一定会有柳氏那么得心应手。

柳氏不动声色地把一切都摆平了,变逆境为顺境,在整个过程中,柳氏对不一样的人的性格和心理拿捏得很准确,处理的方法也十分有效,比起那些争强好胜的女人,柳氏才是最有城府的女子,也正是因为她的“不争”,才让她有了一个好的结局。

1、婆婆王若弗

柳氏尚未进门,王若弗就已经等着让她站规矩,王若弗前半辈子一直窝窝囊囊地活在勇毅侯婆婆的威严下,虽然盛老太太没怎么给她规矩站,但她行事总是束手束脚的,再加上林姨娘的夺权,她内心早有不平。

想着等儿媳过门后,一定要好好摆摆婆婆款,好好治一治儿媳,可是事情并没有如她所愿,海氏进门第二日请安,王若弗刚坐正身子打算训几句,长柏就立马在一边打断她的话,说什么夫妇同体,要齐心协力,气的王若弗脸都涨红了。

王若弗一辈子与林噙霜斗来斗去,最不希望的就是林噙霜的孩子有出息,可偏偏墨兰嫁入了伯爵府,长枫还攀上了个好岳家,将来若是在岳家的帮助下,长枫仕途必然顺遂,王若弗心有不甘。

但长枫是男子,王若弗管的是内院,没有权利直接去训长枫,只能把恨转移到柳氏身上,柳氏一进门,新婚第二日起就老老实实地来给王若弗站规矩,王若弗本就有气,脾气又不好,说话很难听,对柳氏各种挑剔,各种看不顺眼。

连着两日,王若弗叫柳氏端着水盆在门口服侍,她一声不吭照做,院子里冷风嗖嗖,王若弗叫她站就站,叫她跪就跪,见柳氏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王氏还乘机克扣了柳氏院子的吃穿用度。

明兰怀孕,盛纮让王若弗带着新进门的媳妇柳氏到顾家看望明兰,一路上,王若弗不断地数落柳氏,到了顾家还没数落够,说话时总是不住地冷瞪柳氏,言语间还热讽冷刺:

人家儿媳都温顺得跟只猫似的,只有我们这没运气的人家,逮回只野猫,不懂规矩又摆脾气!

柳氏始终不发一言,婆婆坐在哪里,她就恭敬地站在一旁端茶倒水,婆婆骂她她就低头听着,这一来二去,无论是外面还是家里,谁不说柳氏贤良孝顺,是个好儿媳,反倒是王若弗,落得一个刻薄寡恩,无慈爱之心的恶婆婆名声。

柳氏本是高门嫡女,柳家从前朝起,族中进士举人就从未断过,出过两个从一品,三位正二品,子弟出仕为官的数不胜数,世代簪缨,属于真正的世代书香官宦,延绵百年的世家望族。

柳家比盛家还要有规矩,她从小受着严格的训练,为人处世,拿捏别人的心理活动,简直是小菜一碟,婆婆王若弗自小在乡野长大,没有学过规矩,自然是粗鄙单纯的,柳氏早已看透了这一点。

因此她从不与王若弗硬碰硬,只需要一味地顺从她即可,一来这样做满足了婆婆的虚荣心,自己博得贤名,二来盛家本就是规矩严明的人家,老太太和盛纮自然不会看着王若弗把事情闹大,坏了盛家的名声,事情到一定程度,他们必然会出手。

果然,盛纮大骂了王若弗一顿,还和老太太商量,以后柳氏院子里的事情由她自己说了算,吃穿用度直接从总账上支取,不必经过王若弗,原本连请安都免了,但柳氏是个聪明的,坚持给婆婆一日一请安,绝不落人口实。

这下王若弗不但没摆成婆婆款,还被狠狠地打了一次脸,气得不行,而柳氏如今有盛纮和老太太护着,她再不能拿柳氏出气,最多只能热讽冷刺几句,柳氏一句话没说,就把婆婆这一关给过了,

若是换做那没心机的,被婆婆这样一折磨,不是与婆婆大闹一场,就是自己委屈得不行,把表情放在脸上,但柳氏没有这样做。

她全程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和委屈的状态,还表现得很受用,觉得婆婆这样做都是对的,一下子就把明事理的人拉到自己的阵营,借别人的手,把事情办得妥妥贴贴的。

2、丈夫盛长枫

长枫一开始并不接受柳氏,因为在风流才子长枫眼里,柳氏实在长得不怎么样,比起他屋里的那些莺莺燕燕,柳氏呆板严肃,实在无趣。

所以自新婚起,夫妻俩就开始闹别扭,互相看不顺眼,前几日碍于盛纮的威严,长枫只得勉强在正屋歇着,第五日起,就搬到通房屋里去睡,把柳氏丢在一边。

看着夫妻反目,可把王若弗高兴坏了,但古代女子,嫁人后以夫为天,柳氏终究是要靠长枫过一辈子的,不可能一直置气下去,长枫一直不回主屋,若一味地吵下去,到时候通房生下庶长子,自己又没有孩子,母凭子贵,吃亏的终究是自己。

所以柳氏选择了服软,但柳氏的服软不似那些小女人,趴在丈夫身上撒个娇卖个乖就成,她知道论撒娇卖乖,自己肯定比不上长枫屋里那些丫鬟,但低头道歉的话又有损柳家颜面,只能另选他路。

打蛇要打七寸,做事更是要抓住核心,长枫风流成性,不就是拿钱哄女孩子欢心吗,对付这样的男人,抓住了经济大权,就掌控了一切,但不能强硬直接,弄不好,反而更加剧了夫妻之间的怨气。

柳氏选择了与老太太和公爹唱红白脸,长枫一个庶子,总共两个靠山,老太太和盛纮,柳氏就和老太太与盛纮一起对长枫进行两面夹击,盛纮和老太太,一股脑儿都站到了柳氏这边:凡是柳氏的主张都是对的,凡是柳氏的做法必有深意。如此,柳氏进一步捏住了长枫的花销银子,断了经济来源,长枫苦不堪言。

盛纮抓着长枫的功课不放,按着吃饭顿数来训儿子,老太太认为夫妻不和都是长枫的错,拿着盛纮那句“盛家长子必要嫡出”的话,一气发落了长枫屋里四个通房,都隔离到庄子里去了。

正当长枫招架不住,内心凄苦的时候,柳氏向四面楚歌中的盛长枫伸出了温暖的友谊之手。长枫被盛纮骂得伤心得连晚饭都不肯吃时,柳氏端着宵夜去书房安慰丈夫,长枫感动得稀里哗啦。

第二日起,夫妻俩好得跟蜜糖似的,长枫也开始听柳氏的话了,虽然骨子里缺少毅力,偶尔还会沾花惹草,但在柳氏的约束下,也开始用工苦读了,夫妻共同努力,长枫考中了二甲十几名,还生下一个大胖闺女,长枫喜欢得跟个宝似的,经常抱着舍不得撒手。

其实柳氏之所以那么容易就挽回长枫的心,不过是因为她早已看透长枫,长枫虽然表面看起来缺少男子气概,但却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若一味地逼他,反而会拨了他的逆鳞。

长枫从小到大就是被林姨娘哄着长大,对付长枫,用哄比一味的压制要有用,但夫妻和好后性质又不一样了,长枫整日不正经,柳氏只能每天板着脸,假装严肃,才能约束好长枫,若对长枫嬉皮笑脸,只会助长长枫贪玩的性子,所谓夫妻要互补,也正是这个道理。

3、林姨娘和墨兰

但这并不代表柳氏的日子就一帆风顺了,没有正头婆婆来为难她,还有个心肠歹毒的庶婆婆林噙霜和一个难缠的小姑墨兰。

两人一直打着主意让长枫把林噙霜接回来孝顺,以林噙霜的性格,若是回来,必然要对柳氏指手画脚,事事管束着柳氏,墨兰也会隔三差五地回来给哥哥提要求,母女俩像定时炸弹一样在长枫身边,柳氏的生活必然会过得提心吊胆的。

墨兰过年回娘家时,就曾和长枫哭诉过,让长枫不要忘记生母的恩情,柳氏自然不希望林噙霜回来,当即就回怼墨兰:

瞧四妹说的,倒像说你哥哥是个无情无义之徒了,相公是男子汉,可正因是男子汉,就更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四妹妹饱读诗书,怎么连这个道理也不懂了?姨娘对相公有生恩不假,可在姨娘上头,还有老太太、老爷和太太。难不成为着姨娘一个,就罔顾对老太太、老爷和太太的孝道了吗?

自我进盛家门后,每季均往庄子上送衣裳吃食,来人也时时回报,姨娘的日子虽寂寞了些,可并未吃苦!这又何来‘不理姨娘死活’之说?当年之事,相公已与我都说了。唉……说句不恭敬的,姨娘确是不当。

四妹,你也是为人妻为人母的,难不成你觉着姨娘做得对?妇人,以夫为天,女儿,在家从父,这是漫了天也能说过去的道理。我不如四妹妹读书多,只知我与孩儿,一切尽要仰赖相公,听从相公的。

墨兰被怼得哑口无言,就和长枫吵了起来,柳氏忙拉住长枫,让他不要和四妹妹置气,她知道,若是和墨兰吵下去,墨兰定然又要拿出一哭二闹那一套,大过年的,这么一闹长枫又会被连累挨盛纮的骂,与其争口舌之快,不如退一步。

然而退步并不代表就是输了,真正的输赢,是掌握在最后的赢家手里的,不久后柳氏就照例去给林姨娘送生活用品,打算乘别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彻底断了林噙霜的念头。

对长枫而言,林噙霜再不好,都是生他养他的人,他肯定下不去手,更有甚者,长枫也不希望妻子对林噙霜有不孝之举,但是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若是柳氏真的等到把林噙霜接回来,那就等于放虎归山,她必然没有好日子过。

所以柳氏瞒着所有人(除了晕车睡着的弟媳绣巧),与林噙霜进行了一场摊牌,言语间透露着一种狠绝的感觉:

我劝姨娘消停些吧,相公是不会过来的。姨娘还是不明白。若是名正言顺的娘,那是自然孝字当先,可您,这‘娘’前头还有个‘姨’字呀。说句不好听的,便是相公有朝一日能诰封老母了,那也先是正头嫡母,若有剩下的恩典,才轮到您。您若是气不过,下辈子投胎,千万别给人做小呀,便是再苦再难,好歹明媒正娶。这样生下出息的儿子,您想打就打,想见就见。也省得在这儿生干气不是?

时至今日,你还不明白你当年是为什么才被逐出府的吗?相公这人,骨子里和公爹其实是一种人,他们最看重的,既非贤妻,也非宠妾,而是他们自己。公爹一心想要光耀门第,你碍着他的路了,自然得让开。相公呢,他喜欢吟风弄月,无忧无虑地过日子。

分家总要十几年后吧,那时相公怕早已有声望,有地位。他会为了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庶母,来为难我这个明媒正娶的妻室,得罪我柳氏一族?我的哥哥叔伯们是死人吗!还有我的儿女们,到时都长大了,读书的,有功名的,好好嫁人的,我是他们的嫡母,你算什么?!你说,相公会为了你,得罪这一切一切,在他的那些清贵的、有才气的、不沾半分俗气的诗友、同窗、同年跟前,丢这么大的人吗?!

杀人诛心,兵不血刃,林噙霜虽然不断咒骂着柳氏,但声音却越来越弱,越来越没有底气,说完自己要说的话,柳氏也没有和林噙霜吵,任凭林姨娘骂多难听的话,她都不作声,离开时,她整理了一下衣角,又恢复以往那个柔顺和善的她,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林噙霜和墨兰本就属于那种惯会装弱装可怜的人,对付这样的人,不能太心软,不能太过温柔,更不能像对王若弗那样事事柔顺,只能选择用强硬手段,直接釜底抽薪,才能断了她们的念头。

4、长柏和海氏

柳氏其实一直很优秀,若交给她一个家,她定能够管的妥妥帖帖的,但盛家没有分家,更没有分家的打算,上面有为官的兄长,有翰林世家出身的高门嫂嫂,还轮不到柳氏管家。

若是换做那种不知足,看不清形式的女人,定然会仗着自己有几分本事,仗撺掇丈夫去争夺财产,自己也会去争夺管家权,这并不是没有例子,梁家嫡庶之争就是最好的例子,嫡子被庶子压得抬不起头。

若柳氏是个有心的,凭她的手段,也定能撺掇丈夫去和长柏争高低,但柳氏是个有智慧的女人,一味地劝长枫行事低调,不要强了长柏的风头,她自己也是谦恭和顺,就连对待府里的下人都十分客气,从未有过半分出头之意。

每次在家宴上,婆婆小姑们坐着喝酒聊天时,柳氏都恪守礼数地站在一旁伺候着,甚至怀着孕的时候,都是如此,一点都不矫情,布菜摆桌,常常忙得顾不上吃口热饭热菜。盛纮见状都赞不绝口,转身更加约束长枫要好好对待媳妇,不许再胡闹,

其实柳氏并不是天生就愿意操劳,她曾向下人表露心声:

有什么法子,若相公有大哥那般本事,安置得处处妥当,我也愿学大嫂嫂恬淡,何必操这个心。

老太太对长柏也十分偏心,几乎把自己的财产都给了长柏,柳氏对此并没有怨气,相反,她还十分理解:

我若是她,我也偏心,本就不是亲的,大哥好歹养过一阵,还占着长子嫡孙,这回又至诚至孝,干吗不能全给。还有太太的体己,大嫂的嫁妆,大哥那房……爹娘给我再多,又如何比得了。我也不贪心,不该我的,我半点不惦记,老天垂怜,念我姻缘不易,叫相公用功进学,将来咱们自己挣下家业才是实在的。

多么通情达理,若是换做那喜欢争风吃醋的,看着老太太对待孙子并不是1一视同仁,定然要上去吵上一场,逼着老太太公平地对待,但正是因为柳氏有这份心胸,没有去闹,才更让人高看一眼。

在柳氏的约束下,盛纮都更喜欢长枫一些,也对柳氏这个儿媳妇非常满意,甚至对柳氏的评价,比对海氏的还要高,长枫本就更像盛纮,盛纮虽然表面以长柏为傲,但实际上,他对长枫的关心要比对长柏多很多,这也是柳氏的功劳。

一家子和气,人人都高兴,长柏夫妇十分厚道,海氏也为人宽厚,待长柏夫妇外任归来后,事事提点帮助弟弟,甚至好几次还帮助柳氏让长枫迷途知返,这便是柳氏的“不争”带来的福报。

若事事都要争强好胜,伤了家族和气,长枫一个庶子被分家出去,没有了一家子强大的助力,未必能有将来那份成就,柳氏的聪慧,也正是在此。

不与婆婆争,换来的是盛家上上下下的认可,不与丈夫争,得到的是丈夫的真心相待,不与心思歹毒之人争,换来的是平安和顺,不与有能力的兄弟姐妹争,换来的是时时帮扶与照顾。

人人都以为不争是吃了天大的亏,殊不知有时候吃亏才是福气,就像柳氏那样,这么多年看似吃了很多亏,但实际上人家从来没有亏过,这才是真正的赢家。

6 评论: 9 阅读:4900
评论列表
  • 2022-03-09 23:29

    纯属瞎编,鉴定完毕

  • 2022-02-24 11:12

    “我也不贪心,不该我的,我半点不惦记,老天垂怜,念我姻缘不易,叫相公用功进学,将来咱们自己挣下家业才是实在的。”有志气、点儿清的女人,都不会过得太差![红脸笑]

  • 2022-02-07 16:20

    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讨得好姑嫂,损得了姨娘[笑着哭]

  • 2022-02-03 11:50

    吓人,古代女子结婚就是进火坑

    善读医愚 回复:
    历劫呢!🤣
  • 2022-02-02 06:02

    海氏和柳氏的段位不是一般个高。

    善读医愚 回复:
    还有齐衡那个沈氏,这仨段位都高[点赞]
  • 2022-01-29 23:52

    [得瑟][得瑟]

  • 2022-01-23 17:42

    没事找事还是赢了可笑不?